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9.

 

早在颁奖结束之前,靳东就已经把其他事情给安排好了,现在胡歌梅长苏两人这灵魂互换的情况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颁奖典礼结束后,吴磊已经离开了,其他人也被靳东给想办法打发走了。

 

“所以,就委屈梅大宗主独自跟着我回去了。”靳东微笑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梅长苏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梅长苏好笑地看着靳东这幅样子,干脆顺着他的意,也端出了江左盟宗主平日里那副风轻云淡的姿态淡淡道:“那就有劳靳公子了。”

 

靳东的笑意越发深了些,等梅长苏坐进去后关上车门坐进了驾驶座,顺便帮人把安全带给绑好。梅长苏略带好奇地观察了一下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这类似四方的铁盒子行驶起来倒是快速方便。

 

看梅长苏观察得差不多了,靳东便也问出了之前在意的问题:“先前看你还有些心事重重,现在倒是好多了?”

 

“是啊,都想开了。”梅长苏脸上带着轻松,确实比之前的状态要好上许多。

 

“比如?”靳东问。

 

“比如啊......”梅长苏故意皱着眉做出冥思苦想的样子,“比如这里的书和剧作都没有办法详细到我们那里每人每日的吃喝拉撒?”

 

说完这话两人都笑了起来。

 

靳东说:“你能想明白就好。”

 

“嗯。”梅长苏点点头,眼里含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柔。

 

真想马上见到那位平时没个正经的蔺阁主啊......梅长苏撑着头想道。

 

之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一阵困意渐渐朝梅长苏涌了上来,梅长苏脑袋一点一点的,最后还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了?”靳东本来还想着待会要不要直接背人呢,就看见睡在副驾驶座上的人悠悠地醒过来。听见靳东声音的胡歌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盯着靳东,眨眨眼,再眨眨眼,好像一时间还没能从自己回到原本世界中转过神。倒是靳东瞧着胡歌这呆愣的模样先一步明白过来,随后哈哈一笑,伸手过去拍拍胡歌的肩膀。

 

“怎么,一会没见大哥傻了啊?”

 

这时候胡歌才终于回过神,顿时嗷地一声扑过去抱住靳东:“何止是一会啊大哥!见到你我可是真的高兴!”

 

靳东笑骂了一句“嘴贫”,但还是有些心疼起了这个胡小弟:“听你的意思,你在那边呆了好些天?”

 

“是啊......”胡歌闷闷地应了声,然后抬起头一脸委屈地咂咂嘴,“大哥,我饿了。”

 

靳东顿时哭笑不得:“一回来就想着吃啊!”

 

“大哥你是不知道,我当梅长苏那段日子啊整天喝药每天的吃食也寡淡得很......”

 

靳东一边听胡歌絮絮叨叨地诉着苦,一边打着方向盘转了个头,默默思索着带人去哪里吃饭好呢......

 

 

 

而另一个时空的梅长苏此时也悠悠转醒,梅长苏撑着身体起来看了看,发现周围的一切已经变回自己熟悉的环境后,梅长苏的嘴角止不住地向上扬起。踏入屋子的蔺晨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没等他反应过来,梅长苏就先下榻,然后一步一步走到蔺晨面前。

 

“......长苏?”蔺晨的嘴唇有些抖,似乎有些不太敢确定这个好好站在他眼前的人。

 

“蔺晨。”梅长苏眉眼弯弯,一字一句地认真道,“我心悦你。”

 

......

 

 

 

后来的后来,互通了心意的蔺晨梅长苏两人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成天腻歪在一起,琅琊阁的众人纷纷表示他们的眼睛已经快被阁主宗主给闪瞎了,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

 

某日,梅长苏在书案前练了一会字后,有些纳闷先前说去拿东西的蔺晨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于是便搁下笔去找人,找了没多久便发现人定定地站在廊前发呆。梅长苏正准备出声叫人的时候,听到动静的靳东转过身,脸上满是无奈。

 

“长苏,好久不见。”

 

梅长苏也顿时定在了原地。

 

“......靳大哥?”

 

 

 

另一头,去完洗手间回到休息室的胡歌一打开门就看到吴磊被一向稳重的某人捏着脸揉搓,没等他从这惊悚的一幕回过神,蔺晨就扭头朝他打了声招呼:

 

“哟,我们又见面了。”

 

胡歌:“......”


————END————

啊——这个万年大坑终于被我填完啦,明明就超级短小,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拖到现在才写完_(:з」∠)_

真的很感谢那些愿意等到现在的人,谢谢你们能喜欢我写的东西。

明明我写得这么烂〒▽〒你们都是一群天使〒▽〒

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感觉除了感谢外好像还是感谢_(:з」∠)_

喜欢上蔺苏还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希望宗主阁主往后的日子都能甜甜甜,老胡和东哥的生活也幸福顺畅(づ ̄ 3 ̄)づ

 
评论(29)
 
热度(94)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