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此情可待成追忆(一)

旧文搬运没有更新【。

cp:沈清秋(原装)×沈九,七九

没错这篇是个水仙w


沈清秋脑子一片混沌,他隐约记得自己是死了的,在那肮脏不堪的地牢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为什么自己现在还会有意识......?还是说鬼魂也还能有意识?


沈清秋费力地睁了睁自己的眼皮,正午的阳光刺眼得很,沈清秋不自觉地抬手挡了下太阳,在顿了几秒后,他才发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手?


还有脚......


手足所带来的久违的触感让沈清秋在原地发愣了许久,才磨磨蹭蹭地撑起身体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

 

【七柳九】小日常

旧文搬运。

上篇现代AU的同系列故事,虽然标题打了七柳九然而七哥和柳巨巨并没有什么出场机会【。

师尊携带冰妹怒刷存在感。

依旧是非常ooc的甜饼。


1.


最开始洛冰河跟着沈垣来医院探病的时候沈九还没有发觉到有什么不对,亦或者说他还没来得及察觉有哪里不对的时候就已经被洛冰河带来的香喷喷的便当给吸引了大部分注意。


“老师觉得合胃口吗?”洛冰河笑眯眯地问。


“唔......还行。”沈九淡淡地应了一句,视线却没从便当上离开过,筷子也不停地夹起食物往嘴里送。


沈垣好笑地揉了揉沈九的脑袋,嘱咐了句“慢点吃”之后就笑...

 

【七柳九】柳巨巨的病人总是被同僚的岳师兄抢着顺毛

旧文搬运。

cp如标题,七柳九3P

现代AU,以前答应给容容的小九病弱梗及医生病人设定。

双沈双胞胎设定。

是个极其ooc的甜饼【。


“你到底吃不吃药?”


柳清歌还是往常那副冷死人不偿命的面瘫脸,但只要细心一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柳医生额上正冒着青筋,俨然是被人给气到了极致。而罪魁祸首却大爷似的坐躺在病床上,面对柳清歌的怒火没有丝毫动摇,还扭过头冷哼一声道:“不吃。”


显然是没把柳清歌给放在眼里。


很好——


柳清歌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他感觉自己的某根神经随着对方的拒绝一起崩断了...

 

【七柳九】26字母微小说

只是旧文搬运,并没有更新【。

虽然说是微小说其实压根就是个系列小段子。

七柳九3P有(划重点,如接受不能请点叉),微冰九


1、Adventure(冒险)


沈九不顾被人发现的风险在大街之上使用了“仙术”。


因为岳七快要被秋剪罗的马蹄给撞上了。


2、Angst(焦虑)


岳七想,他要快点把他家小九救出来啊。


于是拼命修炼,甚至于追求人剑合一,他总觉得要快点变强大,快点,再快点,不能让小九等他太久。


小九...等我......


岳七浑身血泊地倒在灵溪洞内,嘴里呢喃...

 

汐年

艾特下我家宝贝媳妇儿 @啊草 这几天的互相伤害居然把这个原创深坑给填土了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要相信我是爱你的么么哒。


Chapter 2


如果时间能够回转,那么慕汐无比希望时间能够回到她刚进堂姐家院门的时候,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对着自己鲜少谋面的姐姐喊“妖怪”这种事情无从从哪方面来讲,真的都太失礼了。


慕汐一边道歉一边低头懊恼着,也就没发现慕芷正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


“把行李给我吧。”慕芷淡道。


“诶?”


没等慕汐反应过来,慕芷就已经接过了她的行李箱拉...

2017-04-18 2 /
标签: 汐年
 

【庭真】不负君来不负卿(中)

大家好经常性失踪的lo又回来了(o´・ェ・`o)

那时候忙着外出写生的事情所以就把这文给暂时搁置了【。

依旧是ooc到天际

还有庭真的下棋梗简直百玩不腻!!!(*/ω╲*)


——————————————————————————————————————


3.


“还真。”白庭君柔声唤了一句。


羽还真继续修理着天空城的机关,没有答话。


“......还真。”白庭君耐着性子再叫了一遍。


羽还真还是没有回答。


白庭君的额上冒出一个青筋,饶是再好的耐心这会也被磨光了,更何况现如今的人皇陛...

 

【庭真】不负君来不负卿(上)

感觉wuli真真可以和太子殿下来个比惨大赛,看看谁更惨一点(¬_¬)

前世今生梗,我就是想看两个人好好谈个恋爱,过着互相宠宠宠的幸福生活。

私设一大堆,大概就是前世羽还真和白庭君随着天空城的坠落一起死去,死前两人把一切都给看开了,至少身边还有彼此,然后约定来世再见的故事。

这就是个各种ooc的傻白甜

————————————————————————————————————


1.


天空城正在坠落。


周围的建筑已经开始坍塌,瓦砾土块随着震动扑索索地往下落,弄得羽还真一身灰。然而羽还真似乎感觉不到这一切似的,依旧像平常那样摆弄着手里的机关,那心无旁骛...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9.


早在颁奖结束之前,靳东就已经把其他事情给安排好了,现在胡歌梅长苏两人这灵魂互换的情况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颁奖典礼结束后,吴磊已经离开了,其他人也被靳东给想办法打发走了。


“所以,就委屈梅大宗主独自跟着我回去了。”靳东微笑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梅长苏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梅长苏好笑地看着靳东这幅样子,干脆顺着他的意,也端出了江左盟宗主平日里那副风轻云淡的姿态淡淡道:“那就有劳靳公子了。”


靳东的笑意越发深了些,等梅长苏坐进去后关上车门坐进了驾驶座,顺便帮人把安全带给绑好。梅长苏略带好奇地观察了一下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这...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8.


对于蔺晨那几乎可以说是表露心迹的神情和话语不由让胡歌愣怔在了原地,不过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蔺晨就突然话锋一转,道:“说起来我也是好奇了许久,既然现在都说穿了,我也便直问了。”


“嗯?什么?你问吧。”胡歌一时间有些无法跟上蔺晨的话题,依旧还是愣愣的。


“不知阁下是何许人也?”蔺晨眯眼笑了一下,一手抽出折扇一开,不紧不慢地摇了起来,“能对长苏的一切这般了解的,想来也不普通人吧?”


胡歌:“......”


他该说些什么?


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摇着蔺晨的肩膀呐喊少阁主啊你造你说的话一个比一个重磅还不带给人点...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7.


“真的没事吗?”


梅长苏走神间一个声音忽的在他耳边响起,侧头一看原来是靳东。看到对方一脸担忧的样子梅长苏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暖意,但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他又忍不住想到了蔺晨,若是蔺晨的话可不会这么稳重,准是大咧咧地凑到他身旁一边念叨着“我都说了别老这么心思沉沉的长苏你到底有没有病人的自觉”一边抓过他的手腕把起脉来。


......倒是有点想那个江湖郎中了。


“长苏?”靳东有些哭笑不得,先前问的那句梅长苏一直没有回应,反而还盯着他的脸陷入了什么回忆似的,嘴角微微牵起,眼神却又带点小忧愁,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再不出声提醒一下的话对方是回不了魂了。


“呃.....

1/3
1
 
2
 
3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