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汐年

艾特下我家宝贝媳妇儿 @啊草 这几天的互相伤害居然把这个原创深坑给填土了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要相信我是爱你的么么哒。




Chapter 2

 

如果时间能够回转,那么慕汐无比希望时间能够回到她刚进堂姐家院门的时候,天知道她现在多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对着自己鲜少谋面的姐姐喊“妖怪”这种事情无从从哪方面来讲,真的都太失礼了。

 

慕汐一边道歉一边低头懊恼着,也就没发现慕芷正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

 

“把行李给我吧。”慕芷淡道。

 

“诶?”

 

没等慕汐反应过来,慕芷就已经接过了她的行李箱拉进屋里,这情况慕汐也不好再说拒绝的话,便亦步亦趋地跟着慕芷走了进去,同时偷偷地观察着这房子的环境,最后把视线放在了慕芷身上。

 

整洁干净的房子,一丝不苟的人。

 

这是慕汐对慕芷这位姐姐的初印象。

 

说是初印象或许不太对,在七年前慕汐其实是见过慕芷的,在她伯伯——也就是慕芷父亲的葬礼上。那时候她还是个7岁的小不点儿,懂的东西有限,记得的东西更不多,现在能想起来的也就只是在葬礼上拉着她哭得一塌糊涂的爸爸,还有慕芷——

 

那个时候的芷姐姐是怎样的呢?

 

慕汐眯着眼,一时间有些记不起来了。

 

“住2楼的房间可以么?”慕芷的声音打断了慕汐的回忆,慕汐不由抬头对上了慕芷的目光,古井无波,但又确实地带着询问的意见。

 

虽然看上去很冷淡,但总觉得......慕汐礼貌地对慕芷笑了笑,脸上还带上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可以的,谢谢芷姐姐。”

 

慕芷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慕汐的谢意,然后就帮着人把行李箱扛上2楼的一间卧室里,默默跟在后面的慕汐其实想说行李箱拿到2楼就好了,剩下的她自己会弄,不用这么麻烦地帮她送到房间,不过瞧着慕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慕汐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还是什么都不说会比较好......吧?

 

慕芷把行李送到房间后就下楼了,留着慕汐自己整理下行李,这让慕汐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对方没有计较她最开始闹出的那个大笑话,可慕汐自己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给爸爸发条信息告知情况后慕汐便开始着手整理行李箱里的东西了。

 

 

 

 

“叩叩”

 

门边传来了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慕汐转过身,发现慕芷正倚在门边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收拾好了?”慕芷问。

 

慕汐有些局促地点了点头道:“差...差不多了......”

 

其实早就已经收拾完毕了,但初次长时间离开自己的爸爸来到别人家寄宿这件事情还是让生性敏感的慕汐有点不安,而且对方一看就知道不是很好相处的那类人,再加上自己开头那糟糕透顶的表现,慕汐实在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面相冷淡的堂姐。

 

慕汐那副局促不安的模样都被慕芷给收进眼底,虽然知道这其中有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可慕芷多少还是感到些无奈,想起今天早上慕言榭打给她的那通电话,平时总是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的叔父一反常态勇气可嘉地跟她念叨了一大堆关于慕汐的事情,如果不是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忍耐快到界限,估计慕言榭还会在最后蹦出一句“你能不能去接下我家小汐”。

 

去拜托姑母照顾也好过来拜托独来独往跟他们毫不亲近的自己吧,这孩子敏感胆怯成这样的话,虽然姑母家不在本地会比较麻烦就是了。

 

想到这里,本来只想直接让人下去吃饭的慕芷难得多蹦了几个字出来:“你应该还没吃什么吧?我刚做好了午饭,下去吃点吧。”

 

“啊好的!谢谢芷姐姐!”说着慕汐就小跑了过来,生怕慢了几步就会惹慕芷生气似的。

 

慕芷:“......”算了,总会习惯的。

 

等坐到餐桌前慕汐才发现桌上的饭菜都是平时自己吃惯了的,虽然不是没有对方和自己的饮食喜好相同的可能,但......也许有些厚脸皮,慕汐还是倾向于这是慕芷特地为她准备的,毕竟自己的体质有些小特殊不是?

 

想到这里,慕汐对着慕芷露出个略带羞涩的笑容:“谢谢。”

 

慕芷拿起筷子的手细不可察地顿了一下,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就变好了些,虽然面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语气倒是轻柔了不少:“吃吧。”

 

或许多个人住进来也没有之前想的那么难熬。

 

慕芷看着慕汐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吃饭的样子想道。

 

而且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也没有迁怒的喜好。

 

 

 

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几天。

 

慕汐现在已经没有刚进来那会的忐忑,当时闹出来的乌龙让慕汐想死的心都有了,整个人除了不安还是不安,后来平静下来也就慢慢回过味了,其实慕芷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相反还是很照顾她的,连生活里的一些注意事项都顾及到了。因为慕汐是个早产儿,体质天生就比常人要弱,开始慕汐还担心慕芷嫌自己麻烦,但相处下来也就发现对方其实完全不介意这些。

 

这位独来独往鲜少与他们联系的堂姐,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难以相处,相反内里还是个挺温柔的人。

 

几天的相处让慕汐给她的姐姐敲下了这个评价。

 

不过慕汐也发现了,温柔归温柔,但慕芷的防范心很重,亦或者说,对方极其注重私人空间,与人接触总是带有几分余地,礼貌却又生疏,似乎很清楚地给自己划开了一个领地,不逾越别人,也不让别人靠近。

 

就像是筑起了一座高墙,把其他人统统都挡在了外面,但也把自己困在了里面。

 

慕汐感到不解,同时又忍不住有点心疼,她想起入住那天的事,慕芷给她安排了二楼的卧室,但临睡时慕汐才发现慕芷是睡在一楼的,起初她还有些意外和不安,觉得这样不太合适,于是就去问了慕芷。

 

“不用在意,我睡一楼只是因为那是我父亲的房间。”慕芷一脸无所谓地回答了慕汐。

 

慕汐却觉得想哭。

 

慕汐的母亲生她的时候是难产,去得早,而慕汐自己又是个早产儿,当时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可慕言榭从来没放弃,愣是熬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也因着自己体质差,更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基本可以说是被父亲宠着长大的,也最依赖父亲。所以慕汐才感觉得出来,慕芷这句看似轻飘飘的解释里面,有着多深的怀念与爱。

 

手机上的字删了又打打了又删,慕汐郁闷地趴在床上叹气,她本来想问爸爸关于伯伯慕言樊的事情,但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加上两家的关系并不好,慕汐的记忆里连这个伯伯的面都没见过几次,怕自己突然这么一问会惹爸爸生气。可慕汐又想起七年前在伯伯的葬礼上爸爸那泣不成声的样子,又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大人的世界真复杂啊......

 

慕汐幽幽地想着,在床上来来回回滚了几圈,最后不胜其烦地坐起身来靠在窗台上,结果刚好瞧见慕芷在楼下的院子里拿着剪子修剪树枝,那气定神闲的模样活像个退了休的老干部。

 

......芷姐姐的世界也很复杂呢。

 

慕汐一脸死鱼眼地看着楼下的慕芷,如此想道。


2017-04-18 2 /
标签: 汐年
 
评论(2)
 
热度(1)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