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庭真】不负君来不负卿(中)

大家好经常性失踪的lo又回来了(o´・ェ・`o)

那时候忙着外出写生的事情所以就把这文给暂时搁置了【。

依旧是ooc到天际

还有庭真的下棋梗简直百玩不腻!!!(*/ω╲*)


——————————————————————————————————————


3.

 

“还真。”白庭君柔声唤了一句。

 

羽还真继续修理着天空城的机关,没有答话。

 

“......还真。”白庭君耐着性子再叫了一遍。

 

羽还真还是没有回答。

 

白庭君的额上冒出一个青筋,饶是再好的耐心这会也被磨光了,更何况现如今的人皇陛下早已不是当初那温和隐忍的太子:“羽还真!”

 

忽如其来的怒吼顿时吓得羽还真的手一抖,手上的扳手一个没握紧就这么掉了下去,然后好巧不巧地砸到了他刚刚修好的部分,那清脆的碰撞声简直听得羽还真心肝直颤。

 

“我刚刚修好的机关——”羽还真发出一声哀嚎,赶忙蹲下身去查看被砸到的地方,于是人皇陛下的存在再一次地被无视了。

 

不过这次白庭君却没有生气。

 

白庭君好笑地看着羽还真那满溢言表的心碎,觉得这人对机关上面的态度实在是有趣得紧,便忍不住出言调侃道:“不就是砸了一下么,怎么感觉好像从你身上掉块肉似的?”

 

站在一旁的方夜彦不禁默默诽腹,陛下这可是天空城啊天空城,对我们人族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好吗?

 

羽还真手上的动作不停,言语里透出的是满满的心痛:“这个比在我身上掉了块肉还严重好么!!!”

 

白庭君忍俊不禁,眼看着这人一边动手一边碎碎念怕是又要继续干活干个通宵,才终于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便上前去拉住羽还真的胳膊把人给托起来:“好了,天空城固然重要,可你也没必要这样累死累活地赶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人族虐待你这位羽族机关师呢。”

 

“白庭君。”羽还真无奈了,这天空城到底对谁才比较重要啊?他动了动胳膊把手臂从白庭君手中抽出来,然后转过身面对着人认真说道,“早点让天空城完工不是更好么?我不想拖了。”

 

白庭君没有回话,只是定定地看着羽还真那带着几分固执的表情,然后就转身带着方夜彦离开了。看着白庭君离开的身影羽还真不由得松了口气,刚刚被白庭君那古井无波的眼神盯着实在是怪悚然。想着白庭君应该不会再过来劝阻自己休息了,羽还真搓搓自己的胳膊便拿起扳手继续工作了。

 

结果没多久白庭君又返了回来,手上还多了副象棋。

 

羽还真:“......这是?”

 

白庭君木着一张脸,一本正经道:“陪我下棋。”

 

羽还真:“......”白庭君你这是闹哪出???

 

白庭君依旧正经无比地解释道:“太无聊,所以就麻烦我们的机关师大人屈尊陪我解乏吧。”

 

羽还真哭笑不得,到底是谁屈尊啊?但心里也不禁泛起一阵阵暖意,终究还是没忍心说破白庭君那蹩脚的解释,便坐下同对方摆好棋子下了起来。

 

一个时辰过后——

 

“将军。”羽还真落下一子,嘴边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又赢了。”

 

白庭君:“......”是羽还真棋艺太好还是他自己棋艺太差?下了这么久,自己居然盘盘皆输?

 

“还真的棋艺真好。”白庭君勉强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没错,肯定是还真的棋艺太好了,绝对不是自己下得太烂的缘故。

 

白庭君内心的小人默默地捂住胸口安慰自己。

 

羽还真瞅着白庭君那尴尬的表情,憋了憋,结果还是没憋住,最后放声大笑起来。

 

看着露出了久违笑容的羽还真,白庭君的心却突然有些悸动。

 

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抚上了羽还真的脸,道:

 

“还真,你笑起来真好看。”

 

 

 

羽还真神思恍惚,眼前坐在他对面的白庭君和梦里同他一起下棋的那个人的身影渐渐重合。其实对于白庭君这个人,羽还真开始有那么些不大想面对的。倒不是说讨厌对方什么,反而是因为太过在意了。打从见了白庭君之后,羽还真夜晚睡觉的时候就频频做梦,尽管很多的人和事都看不真切,可羽还真就是能感觉出梦里那个经常和他呆在一起的人是白庭君。这件事多少让羽还真感到些羞赧和懊恼,这才认识了多久啊就对人家念念不忘的?

 

羽还真觉得很郁闷。

 

可是,见过了之后却又忍不住那想要接近的心情,而且越是接触羽还真就越是能发现白庭君是个很不错的人。除去那英俊的外表,白庭君待人温柔有礼,进退有度,光是和他待在一起就已经是件很舒服的事情了。

 

白庭君等了许久也不见羽还真下子,抬头一看才发现这人正愣愣地盯着自己,一脸呆萌的,让白庭君瞧了不禁觉得有些可乐。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嗯?”白庭君伸出手捏了捏羽还真的脸,动作亲昵而又温柔。

 

“啊?啊......”被白庭君这么一弄,羽还真才终于回过了神,大概是自己偷看被正主发现这事太过窘迫,羽还真也没发现他和白庭君现在的举动有多暧昧,只是不好意思地冲人笑笑后就赶紧把注意力重新投入棋盘里了。

 

然而这回却是轮到白庭君心不在焉了。

 

白庭君轻轻地摩挲着刚刚捏过羽还真脸的手指,想着还真的脸蛋手感真好,软乎乎的,姣好又细腻......

 

这样不走心的后果就是羽还真又赢了。

 

对着羽还真那得意的小表情,白庭君只是觉得这人实在是可爱得紧,全然没有在意到自己已经连输五盘的事实。

 

白庭君宠溺地笑了笑,说:“果然还是还真厉害。”

 

刚好路过见到这一幕的风天逸:妈的辣眼睛。

 

 

 

4.

 

今日剧组的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似乎格外高涨。

 

虽然按照进度今天拍完结局的一幕这电影就杀青了,可也犯不着这么兴奋吧?白庭君有些不解,随手找了个人询问下才知道,原来过会儿雪飞霜会过来客串一些镜头。

 

雪飞霜何许人也?澜州第一大美人,许多人心目中的国民女神,同时也是羽还真同母异父的姐姐。和羽还真同样是童星出道,不过和弟弟的发展方向不同,雪飞霜主攻歌坛舞坛,年少时以一支滕鸾舞和一曲醉飞霜一炮而红,从此之后横扫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无论是音乐上的造诣还是舞蹈上的天分都让人叹为观止。也因此有不少人感叹,某影后的基因就是强大而优秀,生的女儿和儿子都如此天赋异凛,随娘,简直都是天生的艺人。

 

哦,值得一提的是,雪飞霜还是个弟控,无可救药的那种。据说羽还真那即使长大成人也还是不能从国民弟弟晋升到国民男神的头衔,有很大程度上是拜雪飞霜所赐。

 

雪飞霜V:我的弟弟全世界最可爱!!!就算长大了他也永远是我的宝宝!!!世间绝无仅有的宝贝弟弟!!!

 

以上为雪飞霜的长期微博置顶原文。

 

 

 

从脑子里过了一遍雪飞霜的信息后,某集团太子爷突然觉得心有点虚。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可他就是莫名地感到方啊!!!

 

直到后来,白庭君才终于明白,自己那忽如其来的心虚其实是一种生物本能的警惕,因为弟控的力量是伟大而不可估量、强大而不可摧毁,作为一个觊觎人家弟弟的人,等待着他的只会是充满怒火的40米大砍刀。

 

不过那也是后话了。

 

“庭君。”白庭君转过头,发现羽还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旁边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白庭君抬手摸了摸羽还真的头,总不能说他是因为知道雪飞霜要来而心虚吧?

 

羽还真不信,正准备对人刨根问到底的时候剧组那边的人群突然发生了一阵喧哗,还没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身影就如脱了玄的箭一般朝羽还真飞速奔来并且把他给抱了个大满怀。

 

“真真!My baby!!!姐姐可想死你了!!!”

 

来人正是雪飞霜无误。

 

而本来站在羽还真身侧的白庭君此刻正默默地捂住自己被雪飞霜撞到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刚刚雪飞霜撞开自己的那一下,是故意的。

 

也许、大概、应该、可能......只是错觉吧?

 

————TBC————


 
评论(4)
 
热度(35)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