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7.


“真的没事吗?”


梅长苏走神间一个声音忽的在他耳边响起,侧头一看原来是靳东。看到对方一脸担忧的样子梅长苏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暖意,但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他又忍不住想到了蔺晨,若是蔺晨的话可不会这么稳重,准是大咧咧地凑到他身旁一边念叨着“我都说了别老这么心思沉沉的长苏你到底有没有病人的自觉”一边抓过他的手腕把起脉来。


......倒是有点想那个江湖郎中了。


“长苏?”靳东有些哭笑不得,先前问的那句梅长苏一直没有回应,反而还盯着他的脸陷入了什么回忆似的,嘴角微微牵起,眼神却又带点小忧愁,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再不出声提醒一下的话对方是回不了魂了。


“呃......我没事。”反应过来的梅长苏不禁有点小尴尬,他居然盯着靳东的脸想起了那个向来没个正经的人......实在是......


然后靳东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把梅长苏给噎了个正着。


“真的?我看长苏你刚刚那表情活像那些坠入爱河思念恋人的小年轻似的。”


梅长苏:“......”


默然无语了一会后,梅长苏才轻声开口道:“靳大哥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他和蔺晨?怎么可能。


即使这次他侥幸地在鬼门关溜达一圈还能够回来,可就他那副永远都病怏怏的身体也注定是个负担。他不是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只是蔺晨是何等潇洒快意之人?自己又何必去回应他给他希望,让他有了期盼......这样的话还不如在开始之前就断了这个可能。


也许是多少能猜到梅长苏想的些什么,靳东的神色倒是认真了起来:“怎么会是开玩笑?有喜欢的人是件很好的事情,不是么?”


“我......”


没等梅长苏继续说下去,靳东就手臂一伸跨过梅长苏的肩膀拍了拍,语重心长地道:“不要否定现在的自己,长苏。”


——我不认识林殊,我千方百计让他活下来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


眼前靳东的身影似乎和当初红着眼一脸肃穆地劝阻自己的蔺晨重合在了一起,梅长苏不禁有些恍惚,心里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很细微,却又莫名地痛。


梅长苏模模糊糊地想,这么久以来,他好像都在犯一个很大的错。


没等梅长苏继续捕捉那不太清晰的念头,台上的主持人刚好字正圆腔地说出了下一个领奖人的名字:


“我们掌声有请胡歌!恭喜!”


虽然靳东很想继续跟梅长苏说点什么,但眼下就要到他上台了,靳东只好推推他的肩膀说:“去吧,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别紧张。”


于是梅长苏只好把所有的心神都收了起来,对于靳东的鼓励梅长苏抿唇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问题,便站直身体向台上走了过去。




穿过来的这几天里,胡歌除了对梅长苏这个病弱的身体有点不适应之外,他对扮演好梅长苏这个人还是很有自信的,事实上他也做得很好,身边没有人能看出他有哪里不妥,甚至连最亲近的飞流和蔺晨都没能发觉梅长苏内里换了个芯子——好吧,至少之前胡歌是这么觉得的。


想到蔺晨刚刚反问他的那句“你怎么知道我经常往长苏这里跑”,胡歌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而且从蔺晨的表情和语气上来看,对方不仅是知道了他不是梅长苏,恐怕从一开始就......


简直是细思极恐,好想大喊一声夭寿啦鸽子成精啦琅琊阁阁主你个可怕的人精!!!_(:з」∠)_


被揭穿了身份索性有些放开自我的胡歌歌垂头丧气地想道。


蔺晨虽然不知道胡歌内心里的小九九,但看着对方的模样估计想的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他的身份被自己给揭开了,脑子说不定又绕了许多心思,于是便开门见山地说道:“从长苏——亦或者说是你醒来的时候吧。虽然最开始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交流了几句后,我便知你不是长苏了。”


“......蔺少阁主真是,慧眼如炬啊。”果然是一开始啊......料中了的胡歌却完全开心不起来,只好干巴巴地回应了一句。


蔺晨却是笑了,然后定睛看向胡歌,眼眸里七分认真,三分情深。


“因为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长苏了。”


——TBC——

低产如我依旧是小短更【。

说起来终于写到蔺苏两人的感情线了呢w

虽然有一部原因是之前太过放飞自我把这个给忘了【你

宗主哪里都好,就是总看轻现在的自己,或者说梅长苏。想说宗主你真的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啊!!!【揍

东歌兄弟两要进入捅破蔺苏窗纸的助攻模式了(ノ*・ω・)ノ

 
评论(21)
 
热度(103)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