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万年大坑_(:з」∠)_

这么久都没更新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所以还是跑来填坑了

老实说自己的lo都要长草了粉丝居然没有掉光我还是蛮惊讶的【。

同时也很感谢大家的喜爱,毕竟小学生文笔东西写成啥样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望天

各种流水账ooc,望各位看客笑纳了(・ω・)ノ


————————————————————————————————————


5.

 

“......所以说,哥哥的身体还在,但灵魂却换了,而且换的人还是苏哥哥?”吴磊默默地用手扶回了自己的下巴,神色微妙地看着顶着胡歌皮囊的梅长苏。不得不说,现在的胡歌虽然是一副正经八百的黑西装扮相,但周身那沉静儒雅的气质却是骗不了人,而且吴磊也不陌生。

 

那是他曾在片场看见过无数次的梅长苏。

 

好吧,虽然面前这个跟他以前看过的还是有那么点不同,是货真价实的正主。

 

然后梅长苏的一句话打断了吴磊的思绪。

 

“你和我们家飞流长得很像。”梅长苏嘴角牵起一抹清浅的笑意,惊讶过后便是细致的打量,如若说那位自称为“靳东”的先生长得与蔺晨一样是缘分,这个原身的主人也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是巧合的话,现在再来个和飞流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似乎已经不能单单拿什么缘分巧合来解释了。结合先前所得到的一些信息,梅长苏心里也有了个隐隐的猜测。

 

“二位也似乎对我并不陌生的样子?亦或者说,不仅仅是我。”说到这里,梅长苏渐渐敛起了笑容,如墨的一双眸子定定地看着靳东和吴磊,本该是疑问的话语,却是笃定的语气。

 

面对梅长苏的凝视吴磊不禁有些无措,他能说什么?跟人家本尊说你所存在的世界只是我们这里的一部作品?是我们曾经所演绎出来的虚假世界?好像都不能......吴磊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靳东,希望他能想出些法子来解决眼下这个尴尬的处境。

 

苏哥哥太强大,他实在是有些hold不住啊qwq。

 

靳东无奈地叹了口气,像梅长苏这样的人精,察觉到什么一点也不奇怪,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件事能够蒙混过去,始终都是要说清楚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怎么应付不久之后的颁奖典礼,他们已经在休息室呆得够久了。

 

“长苏...不介意我这么称呼吧?”靳东微笑地看着点头示意的梅长苏,不知怎的心里有些柔软和怜惜,在戏里他是梅长苏的挚友,对方是怎样的性格他不会不清楚。梅长苏到这陌生的世界可以说得上一无所知,所以只能选择依靠他,但心里肯定是没有完全放下戒备,并且会啪啪地敲打着自己的算盘。而他作为大哥——嗯,没错,即使这个人是梅长苏不是胡歌,他也是有着一种身为大哥的责任感,他不希望梅长苏活得太累,至少在他们的面前不用这么试探防备着。

 

真是完全把梅长苏当作自己人疼着了呢,靳东大哥。

 

“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会跟你解释明白,但是要过会儿。胡歌,也就是原身的主人,他现在还处于工作中,而这个工作呢......”

 

靳东耐心地给梅长苏讲解着这里的世界的一些常识与注意事项,吴磊也乖乖地站在旁边时不时地帮忙补充上一两句,休息室顿时显现出了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

 

什么?你说胡歌?靳东表示他对自家老弟还是很放心的,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胡歌应该是跟梅长苏互换了身体。他相信以胡歌的能力,在那边的世界也是能够把事情给处理好来的。

 

 

 

而被自家大哥深深信任着的胡歌,此刻正百般无趣地躺在床榻上发霉。虽说蔺晨差人给他找来了些志乖有趣的消息用以解闷,他也从这些消息和旁人的言语推敲出现在大概是个什么情形。尽管他有些诧异北境过后梅长苏居然被蔺晨给救活了下来,但也没怎么深究,小说是小说,但当真来到了这个世界了,便就不能简单地以一部作品来去看待这里的一切了。

 

因为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胡歌弯着眉眼儿看着向他走来的蔺晨,心里默默倒数着三、二、一,正好默数到一的时候,飞流突然从一旁的屏风中窜了出来,手里的一盘水直直地往蔺晨身上泼去,泼得蔺晨一个措手不及,全身湿了个透彻。

 

蔺晨整个人愣怔在了原地,眼看着飞流一脸“求夸奖”的表情跑到胡歌床榻前,而胡歌摸了摸飞流的头并满脸欣慰地夸了句“好孩子”后,他还能不明白这场突如其来的祸事的始作俑者是谁么?

 

“你大爷的——!”

 

一声怒吼在琅琊阁里悠悠回响。


——TBC——


 
评论(21)
 
热度(133)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