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又是深夜更新系列.....其实我本人是拒绝这么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码着码着就又拖到了三更半夜orz.........拖延症真的要不得_(:з」∠)_

虽然说夜深人静的挺适合码字,但眼睛好累=_=......真是no zuo no die

话说自己又OOC了,有什么意见欢迎大家提出来,lo主的文笔真的不怎么样TVT


————————————————————————————————————


4.

 

当胡歌眯眼浅笑地看着蔺晨的时候,蔺晨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可还没来得及琢磨这小没良心的究竟想打些什么主意,对方就猛地咳嗽了起来,吓得他赶紧过去给人捶背缓气,还止不住的唠叨:“嘿我说你好不容易被我从鬼门关那里拽了回来了,能不能别一醒来那心思就溜溜地转啊?你梅大宗主不砸了我琅琊阁的招牌就不甘心是吧?”

 

咳了好一会儿胡歌才平缓下气息,听着蔺晨那些不怎么好听却明摆着透露出关心的话语不禁有些暖心,但又有一丝丝的愧疚。琅琊榜本来就是一个整体气氛沉重的权谋作品,虽说大家偶尔会忘词儿玩点小剧场之类的来打闹打闹缓和心境,但一入戏了多多少少还是会受些影响,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是活生生的蔺晨,作为梅长苏的扮演者,胡歌表示他心有点虚。

 

“蔺晨,我没事。”胡歌轻轻地拍了拍蔺晨的手背来安慰他,脸上也不自觉地对着蔺晨露出了些讨好的笑意。

 

蔺晨顿了一顿,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可在胡歌看清之前又隐了过去,依旧是那副没个正经儿的模样。蔺晨顺势抓过了胡歌的手腕给他把了把脉,点头道:“不错,虽然这脉象还是虚弱得很,但比起之前那要断不断的架势要好多了,再休养几天你便能下床走动走动了。”

 

还要休养几天才能下床走动......胡歌的内心顿时哀嚎了起来,那幽怨的小眼神儿一直盯着蔺晨打转,就差在脸上写上“我不要躺着我要出去”几个大字了。

 

蔺晨这次却是狠下了心不去理会,直接拿起药碗站了起来拿手指头对着胡歌说:“这身体都还没好呢还想出去?不光门没有!连窗户都没有!”话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当真是绝情得很。

 

......吗?

 

蔺晨边走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那一向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人刚刚用那么一副可以说得上是撒娇的面孔来对着自己......那杀伤力还真不是一般大啊。

 

回头差人送来一些志怪有趣的消息情报然后拿去给他解闷解闷吧。

 

蔺少阁主摸着下巴如是想道。

 

 

 

其实从梅长苏开始恼怒那会儿,靳东就已经意识到胡歌的身体是真被换了个芯子了。但意识到归意识到,这总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的,而在这过程中靳东已经跟梅长苏就“我真的不是你口中的胡歌所扮演过的梅长苏而是真正的梅长苏”这个问题展开了多次讨论。

 

梅宗主表示他当初辅助某个水牛上位都没这么心累过。

 

靳东也一脸老干部地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拖着玩的。

 

不过终究是说清楚了,靳东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正打算开口给梅长苏解释一下这边的情况的时候,门口就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

 

“哥哥,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待在休息室不出来?我进去看看了啊。”

 

话音刚落,来人便开门进来了,刚好与正在大眼对小眼的靳东和梅长苏打了个照面。

 

“飞流?!”这是被吴磊长相惊到的梅长苏。

 

“啊......?”这是不明所以的三石弟弟。

 

“......”这是开始头疼的靳东先生。


——TBC——

 
评论(29)
 
热度(186)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