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本来说好的更新拖到现在真是不好意思_(:з」∠)_

差不多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在做圣诞贺卡,结果做出来的东西难看得无法直视,好幼稚啊啊啊感觉自己小学生那会做出来的都比这好【绝望的眼神

老班干嘛要布置这种作业啦,很想说我其实真的对圣诞节没什么感觉,老师你喜欢不代表我们也喜欢啊(ノへ ̄、)

话说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这篇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ω⁄•⁄ ⁄)⁄


————————————————————————————————————


3.

 

虽然说靳东那张脸和蔺晨长得是一模一样的,但梅长苏看到时也只是稍稍楞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毕竟这两人再怎么相像他也不可能会认错人,且不说靳东那身温和沉稳的气质与蔺晨的吊儿郎当风流倜傥全然不同,单论他梅长苏这十多年来对蔺晨的了解便足以让他分辨出这其中的差异。

 

不过,即使对方不是自己的知心挚友,也不妨碍梅长苏对他产生些许亲切感,不管怎么说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能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总归是好的,而且这人看起来似乎比自己的挚友要稳重可靠些(另一边的蔺晨不禁打了个喷嚏),他现在很需要一个人来帮他了解一下现下的情况。

 

于是,梅长苏对着进来找人的靳东拱手作了个揖,然后把自己的事情向他说了个大概,却是怎么也没有料到对方会是这么个反应。

 

他的脑袋除了年少时调皮顽劣被父帅敲打过之外还从未被人染指过好不好!!!这人居然直接一巴掌拍了过来!!!还捏脸!!!去他大爷的成熟稳重!!!这分明是比蔺晨还不如!!!!

 

梅长苏感觉自己的内心宛如被千万只琅琊阁的肥鸽子飞越而过,他一把抓住了那只在他脸上乱捏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位先生请自重,我所说的句句属实,你不信便是不信,又何必这般戏弄于人呢?”说到最后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把这无礼之徒给揍上几拳。

 

这么好的体力可不能浪费不是么?梅长苏阴测测地想着。

 

“诶我说胡歌你还没玩够啊?”靳东皱了皱眉,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满脸阴沉的梅长苏,“这琅琊榜别说拍了,电视上都已经播放完一个多月了,你怎么突然又扮演起梅长苏来了?难不成最近的工作压力真的很大?”

 

琅琊榜?扮演梅长苏?梅长苏隐隐感觉自己抓到了某些线索,脑子也开始快速运转起来,他记得他先前对靳东的一番说辞里并没有提到琅琊阁,更别说这琅琊榜了,而对方明显是知道这些的,还极有可能认识“梅长苏”这个人......想着想着,梅大宗主的眼睛不经意地瞥到了摆放在休息室角落的镜子,镜子上明晃晃地映照出他现在所处的这个身体的脸庞——真是熟悉得很呢,简直跟自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梅长苏觉得,他大概明白了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了。

 

“怎么不说话了?”靳东疑惑地看着疑似懵逼了的梅宗主。

 

梅长苏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了原因,那么接下来就容易同这人说清楚了。

 

......真的吗?

 

“我的确是梅长苏,但并非是你口中所指的那个‘梅长苏’。”

 

“我知道你在演梅长苏。”

 

“......我的意思是,我是货真价实的梅长苏,江左盟宗主,而不是叫‘胡歌’的原主所扮演的梅长苏。”

 

“你是想玩绕口令吗?”

 

“......”

 

梅宗主的心好累啊。

 

 

 

 

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和,胡歌总算是认清自己魂穿到了琅琊榜的世界的事实了,虽然不清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或者什么时候回去,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人给应付过去才好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着明显是受到了惊吓的蔺晨,胡歌微微眯了眯眼,唇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虽然说当初拍戏的时候靳东所演绎出来的蔺晨如现下这个并无多少区别,但碰到正主的话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嘛~特别这正主和靳东大哥的那张老干部脸长得是一样的。

 

胡歌不由得玩心大起,咳咳......就是这身体啊,真的是非常不好。

 

不停地咳嗽着的胡歌不禁这么想着。

 

——TBC——


 
评论(23)
 
热度(160)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