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这是一个被挂在廊上的香蕉视觉的新奇脑洞

先更这个深井冰的脑洞,互穿梗晚些时候再码_(:з」∠)_

用第一人称视觉真的有种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感觉,同时也知道了今天的自己依旧没吃药W( ̄_ ̄)W


——————————————————————————————————————


3.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宣纸精笑得一脸促狭地把扇子给塞回了腰间,道:“长苏啊,这香蕉呢确实只能给飞流吃,毕竟你昨晚就已经吃过了,吃多了,不好。”

 

艾玛原来公子的名字叫长苏啊这名儿真好听......啊我的重点不对!!!什么叫昨晚就已经吃过了!而且那个蕉还不是我!我震惊地盯着长苏公子,只见他的脸上泛起了一层薄红,眼里虽是有些怒意但更多的还是羞赧,然后一本书伴随着一句“蔺晨你大爷”从长苏公子的手里扔向了宣纸精,却被对方给轻松躲过。

 

这分明是害羞了害羞了害羞了......我痛心疾首,长苏公子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昨晚的香蕉吗?难道它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其实我也很优秀的你看我一眼考虑一下我好不好?虽然我现在还没完全成熟但总会有那一天的!并且一定会比你昨晚吃的好吃!【并不会

 

然而更打击我的还在后头。

 

被称为蔺晨的宣纸精在躲过了扔书之后一个闪身来到了长苏公子的面前,直接把手一伸搂在了长苏公子的腰上还趁机摸了几下,说:“你这倒是提醒我了,老头子虽然云游四海不见踪影的,但咱俩的事他也肯定是知道了。长苏,等你现下的事情办完了,我们也该回去把老头子找回来做个仪式了吧,嗯?”说完还把脸凑近蹭了蹭,眼里满是宠溺。

 

......我才不会承认那眼神有点戳中我了,绝对不会。

 

“哼,美得你。”公子我已经看到你的耳朵也红了嘤......

 

我不得不忍痛认清了一个事实,那般美好的长苏公子,和那月半的宣纸精,是一对儿。

 

 

 

 

在我神思恍惚的时候,飞流提着我和蒙大叔去了屋外的廊下坐着,大概是对于先前的话还有些疑惑,飞流对着蒙大叔问:“苏哥哥,不熟,放?”

 

蒙大叔笑着揉了揉飞流的脑袋,说:“是啊,小殊说得没错,这香蕉呢,生涩些的才能久放,越是熟的就越要尽快吃掉,不能老放着。”

 

飞流听了这话却是有些急了:“不熟!放!”

 

“飞流的意思是不要熟太快,想放得久一些?”

 

“嗯!”小鸡啄米般地点头。

 

我怎么觉得好像某种闪瞎眼的东西又出来了呢......

 

“那就把这香蕉挂起来吧,我听人说只要把香蕉挂起来,它就会以为自己还在树上,存放的时日也会变得久些。”

 

......愚蠢的人类啊,你们简直是在侮辱我们香蕉的智商,我们有那么好蒙骗吗?!

 

“好!挂起来!”听了蒙大叔的话,飞流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嘴角也向两边微微翘起,整个人看起来......

 

卧槽,好萌啊......

 

虽然我是个有着普通智商的香蕉,那种蒙骗人的把戏对我来说完全不管用,但......要我控制一下自己别成熟的太快的能力还是有的嘛,而且放久些还能多看我们长苏公子一会,何乐而不为呢?

 

真的真的不是以为自己还挂在树上。

 

我眯着眼(眼睛在哪里?!),感受着这午后阳光的沐浴,真是让我想起了以前还待在香蕉树那闲适的日子呢。

 

如果没有听到从卧房里传出来某两人的打情骂俏的话,那就更舒适了。

 

唉,真是这年头的好梅花都被宣纸精给拱去了。

 

我不由得哀叹了一口气。


2015-12-10 7 /
标签: 蔺苏蒙流
 
评论(7)
 
热度(36)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