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如果宗主和老胡互穿了

2.

 

要说对这梅长苏身体情况最了解的,除了蔺晨也没有其他人了,他自己也是清楚地知道梅长苏是没可能救过来了,可明白归明白,感情上总归是接受不来的。更何况若是没有这场战事,蔺晨本是可以和梅长苏带着飞流一起游山玩水,潇洒江湖。

 

所以蔺晨是极不甘心的,即便是后来梅长苏断了气息,了无生气,他也执意要把人给带回琅琊山,甚至不惜与想带梅长苏回金陵下葬的蒙挚大打出手。蒙挚是什么人啊?他可是琅琊阁亲排的高手榜上的第二名,身后还率领着十万大军,在这军营里想要在蔺晨手里留下个人又有何难?在两人过了数招之后,蒙挚无意中对上了蔺晨的眼睛,那是一双因为连夜的操劳而变得布满血丝的眼睛,却又暗沉地渗人,仿佛所有的愤懑和哀凉都给揉了进去化成一片黑。

 

亲手把自己的挚友送上死路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于是蒙挚最终还是对蔺晨做出了让步,放弃了带梅长苏回金陵下葬的想法,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蔺晨抱着梅长苏的躯体和飞流离开了北境。

 

 

 

 

蔺晨自个儿也说不清楚这么做的原因,又或者说他已经放弃了思考,完全是由着自己的本心去做事。在回琅琊阁的途中,蔺晨不断地用自己体内的真气以防止梅长苏身体的腐朽,也不知道是这上天怜悯蔺晨这般苦心痴着,还是梅长苏着实是中了太多的毒导致了暂时的呼吸停止,总之,在蔺晨又一次不死心地去给梅长苏把脉的时候,竟奇迹般地探到了一丝脉搏,尽管微弱地很,可也算是有了盼头。

 

然后便又是好一阵子地忙活,施针,熬药,琅琊阁里的医书也全被蔺晨翻了个底朝天,还每天都紧张兮兮地守着梅长苏,生怕这人的呼吸一不留神就断了。而蔺晨的辛苦也没有白费,这人最终还是醒了过来。

 

不过,这还没来得及欣喜,蔺晨就被对方的反应给惊了一惊。

 

蔺晨挑了挑眉,看着那人一副呆愣的模样,方才的那声“蔺公子”也是不对味儿得很......这人莫不是昏睡得过于久了,脑子不太正常了不成?

 

“长苏,这是几啊?”蔺晨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比了个“三”在胡歌面前晃了晃。

 

“......三。”胡歌干巴巴地回应了一下蔺晨,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惊悚,谁能想到自己不过眯个眼就穿越了呢?而且还是自己所拍过的戏,连这人都是......

 

胡歌看着那张与靳东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无语凝哽了。

 

“不错,看来脑子还是没完全坏掉啊。”蔺晨稍稍松了口气,然后把药碗端到了胡歌的面前,“喏,喝完,不许剩啊。”

 

“啊?哦......”胡歌楞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就乖乖地把药碗接过来喝了个干净。

 

卧槽果然还是不对劲啊!!!我的长苏不可能这么乖巧!!!!!!


蔺少阁主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所以,你现在并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而是一个叫梅长苏的已死之人,对吗?”靳东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梅长苏,他不过是看胡歌在休息室待的时间久了便进来看看,谁知道对方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梅长苏微微颔首:“正是。”

 

“是你大爷!”靳东直接一个巴掌拍在了梅长苏脑袋上,手还不客气往他脸上捏了捏,笑骂道,“你这演戏演上瘾了是吧啊?都过去多久了还拿这梗来玩!怎么?最近工作太累了,想拿你大哥来消消遣啊?”

 

......卧槽消遣你大爷啊!!!老子认真的好不好!!!!!!


一直以来温文尔雅霁月清风的梅大宗主难得爆了粗。


——TBC——

纠结了N久之后终于憋出了一章,互穿梗脑洞的时候萌得不要不要的,结果一写秒变火葬场_(:з」∠)_,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了......【望天

不要被嫌弃才好(ノへ ̄、)

真是艰难的人生啊【沧桑脸

 
评论(67)
 
热度(232)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