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这是一个被挂在廊上的香蕉视觉的新奇脑洞

起因是室友君在自己的床头挂了一把香蕉,据说这样香蕉就会以为自己还在树上_(:з」∠)_

不要问我为何这种事也能作为脑洞写文,因为我没吃药【高冷脸

总而言之lo主很深井【。

主蔺苏,但有蒙流,能接受的话就往下拉吧╰( ̄▽ ̄)╭



——————————————————————————————————————


1.

 

我是金陵城水果摊上的一把普通的香蕉。

 

什么?你说我有思想有意识肯定是个香蕉精?没办法,作者给我的设定就是一把普通的香蕉,而且你没听说过大梁之后不许成精吗?总之,作为一把普通的香蕉,我只能地被摆在摊上,静静地等待着别人来把我买走。

 

虽然我知道自己作为一把普通的香蕉(毕竟不能放太久),被人买走这事儿是肯定不会太晚的,但也没想到这天会来的那么快,我还不是很熟呢!

 

买主是个看上去十分精神的大叔,嗯,有那么点小帅,我估摸着他是要去探望人的。你问我怎么知道的?你看看,这大叔透露着一股耿直呆萌的气息并且啥情绪都给摆脸上了,还一直嘟嘟囔囔着什么“小叔”“飞流”,我能不知道么!肯定是去探望他一个叫飞流的小叔!怎么说我也是一把普通的香蕉,有着普通的智商。

 

简直想给自己点个普通的赞了。

 

虽然后来知道真相的自己悲伤地差点控制不住成熟度直逼腐烂。

 

 

 

 

也确实如我所料的那样,这位买主大叔拎着我去了一个叫苏宅的府上,那苏宅的下人倒也是没有通报就这么直接把大叔放了进去。啧啧啧,看这轻车熟路的架势,这大叔肯定没少来吧......

 

还没等我腹诽完,一个俊秀漂亮的少年就这么来势汹汹地飞了过来向大叔大打出手,我连一句“卧槽”都还没来得及吐出(......),就看见大叔似乎早有防备地轻松躲过了少年的招式,还一脸调笑地道:“嘿飞流!上次跟你过招你还不过瘾啊?我这才刚进门呢你就打了过来!”

 

在连打了几招都没有奏效后少年不禁有些泄气,只能嘟着嘴气呼呼地看着大叔说:“蒙大叔!讨厌!”

 

原来这位大叔姓蒙啊...还挺符合他呆萌的气质的......因为躲避招式而被甩得有些晕乎乎的我迷糊地想着,就这么找错了重点以至于没有做好将来被闪瞎的心理准备。

 

 

 

2.

 

“好了飞流,快让蒙大哥进来吧。”一个温润清雅的男声从屋内传来,还没等我从这声音中缓过神,少年便“嗖”的一下消失在我和蒙大叔面前跑进屋里去了。蒙大叔咧嘴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进去,而我也得以见到了那般好听的声音的主人。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在我那不长的等待日子里所学到为数不多的关于形容人类美好的词句里,我也只能搜刮到这个了,虽然在我们香蕉界也有些形容貌美的词儿,比如白白胖胖,身粗皮黄啥的,但我直觉这些是不适合放在这么个谪仙似的人物上的。

 

然后我便觉得自己大抵是要恋爱了,虽然我只是一把普通的香蕉,而对方是一个那般美好的儒雅公子。

 

唉,蕉生艰难啊。

 

还未等我从那惆怅地情绪中恢复过来,一只手就突然把我从蒙大叔手上给夺了去举到他的面前粗粗地打量了一番,看表情似是有些嫌弃。

 

“蒙大统领,这香蕉看着可不怎么样啊,都还有些生涩呢。”那人如是说道。

 

有些生涩怎么了!说明我耐放!嫌弃啥啊你个穿得一身白像个宣纸精似的家伙!我不禁有些不服气,却也无可奈何,还把自己逼得成熟了些(......)。

 

“又不是给你吃的,你嫌弃什么。而且生涩的话再放些时日不就熟了,也免得飞流一下子都给吃了个干净。”那位公子再度发了话,眼神里三分好笑七分无奈。

 

“就是!”名叫飞流的少年也连忙点了点头,还把我从那个宣纸精的手里抢了过来,嘤嘤嘤好感动......如果动作能再温柔点就好了。

 

“嘿你们这两个小没良心的!胳膊都往外儿拐是吧!”宣纸精气冲冲地拿着扇子指了指两人,却是收到了两双齐刷刷的白眼,看得我那叫一个爽啊,让你嫌弃我,这下轮到你被人嫌弃了吧,嘿嘿。

 

然而我却没能高兴太久。


——TBC——

感觉写着写着那把香蕉就像自己痴汉的化身了。

 
评论(12)
 
热度(38)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