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汐年

这是一个关于拯救与被拯救的很俗套很狗血的故事。

老早就写过的东西,只是被自己不要脸地拿来炒冷饭了。

姐姐妹妹式的暧昧不解释。

————————————————————————————————————————


Preface

 

    慕芷本来以为,她会一直一个人生活下去,没有挂念的东西,周围的一切也跟她没有关系。直到有一天,那孩子唐突地闯进了她的世界,原本黯淡无光的生活开始有了光亮,从一点、一点,到照亮了她的整个世界。

 

 

 

Chapter 1

 

    咖啡厅内,一位衣着优雅的妇女正对着坐在对面少女说些什么,然而少女却是一副走神的模样——不,或许这么说也不太对,应该说是不认真......

 

    于是,妇女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显然是注意到了少女的漫不经心,便道:“慕芷,我说的话你有听进去了么?”

 

    被称为慕芷的少女则静静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利落的黑色短发浅浅地掩住了她的面容,让人有些看不清她的情绪。当妇女有些不耐烦想要再次开口责问时,芷才停下了搅拌咖啡的动作,缓缓开口道:“不就是叔父家里出了事需要长时间外出么,因为放心不下自家女儿所以托您来照顾,但您又嫌麻烦所以就把人扔给了我,还有别的么?”

 

    慕芷的话语无疑是在妇女本来就不大高兴的情况下添油加火了,那越来越紧皱的眉头也充分地证明了这个事实。

 

    “慕芷,这就是你对母亲说话的态度么?你的教养都跑哪去了?啊?”

 

    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慕芷“噗嗤”地笑了出来,原本一直盯着桌上咖啡的视线总算转移到了妇女身上。眉眼弯弯,然而眼里全无笑意,只有一片冷寒。慕芷说:“我并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您看我连敬语都用上了不是?最重要的是,我可不认为您有当我母亲的资格,太自以为是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你——”妇女的面容顿时有一瞬间的扭曲,方才的优雅气质也随着慕芷的话语而消失不见。妇女死死地盯着坐在对面的慕芷,双唇因为巨大的怒意而微微发颤,却始终说不出什么话来。

 

    “没有别的事了吧。”没等妇女继续把话说下去,慕芷就已经站起身来,厌恶的视线只在妇女身上稍稍停留了一瞬就收了回来,随即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仿佛跟对方多呆一会都是一种浪费,独留妇女坐在那儿愤怒着。

 

    麻烦死了......

 

    慕芷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想到自己原来过得好好的个人生活即将插进来一名不速之客,心里便越发地烦躁起来,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房客”自然没有多少好感可言。而且......

 

    慕芷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让那人跟自己一起住就算了,特么自己还得负责起对方的饮食起居,还是毫无报酬的那种......

 

    当我是免费的保姆啊混账!!!

 

    慕芷深深地扶额了。

 

 

 

 

 

    “唔...XX街27号、27号......”

 

    慕汐一边看着写在便签上的地址一边环顾着周围,一张可爱的小脸因为走了长时间的路而紧皱着。本来先前爸爸说好了会送她过来,可临时的一个紧急电话打乱了这行程,使得他只能眼泪汪汪地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说“对不起”让她自己过去。至于拜托某人过来接人?没出息的爸爸表示他还不太敢再去招惹自己的侄女,让对方帮忙照顾女儿这事已经让某人很不爽了,过来接人?呵呵,不会自己来那就别来了吧。

 

    “啊,找到了。”慕汐看着门牌上写的“XX街27号”总算是露出了笑容,可一想到这屋子里的主人她又不禁有些露怯。对于这位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堂姐她还是有些害怕的,无论是平日里的亲戚走动还是重要节日里的家族团聚,在她的记忆里,对方都没有出现过,似乎是不喜欢和他们有什么接触。而那些叔伯们的态度也很是奇怪,堂姐的行为可以说得上是不敬长辈,但他们却不会借此来说堂姐的不是,甚至偶尔还会主动联系一下对方。汐敢保证,若不是他们这些亲戚主动与这位堂姐联系,两方的联系绝对会就这么给断了。

 

    尽管心里有些害怕,但都来到这里了......慕汐深呼吸了一下给自己壮了下胆,由于没发现有门铃,只好伸手推了下铁艺门,正准备大声喊一下的时候却发现门往里移动了一下,显然是没有关着。

 

    “那个——请问有人在吗——”

 

    没有人回答。

 

慕汐有些苦恼的抿了抿嘴,站在原地犹豫了几分钟后,还是决定先进去看看再说。

 

“芷姐姐——我先进来了啊——”

 

    院子十分幽静,似乎还能听到刚刚的喊话的缕缕回音,绿意葱葱的草丛被修剪得十分整齐,不难看出是被精心整理着的,风轻轻吹过时还能闻到淡淡的绿草味儿。行李箱的轮子在青石砺的小路上发出“喀喀”的细碎声响,在这幽静的环境里难免显得有点突兀,却又有种莫名的和谐,像是带入了什么新事物一般。

 

    总觉得堂姐好像很爱护这院子啊......慕汐不禁有些感慨。

 

    “谁?”一个声音冷不丁地传入了慕汐的耳朵里,顿时把她给吓得浑身打了个冷颤。慕汐有些颤颤巍巍地转过了身,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心里的恐慌顿时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妈呀难道这房子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QAQ......

 

     

 

      

虽然很不高兴家里要住进其他人,但慕芷还是很好心地给对方留了个门,还呆在院子里等待着小堂妹的到来——虽然是在树上。你说门铃?门铃这种东西早在慕芷为了避免各种推销员的骚扰而粗暴直接地拆了下来,反正真正有事找她的都知道她电话,要是实在没有......哦,要么喊门要么走人吧,慕芷表示她就是这么地高冷。

 

    而在这等待的过程中,由于今天难得是个多云的天气,没了平时大夏天的燥热,微风和煦,十分适宜夏眠,于是......大家都懂。

 

    在慕汐进来的时候慕芷才刚刚转醒,脑子还有着些许迷糊,发现自己院子里进了人一声不怎么客气的话语便随口而出。在看清了来人之后,慕芷不禁有些懊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殊不知这把还处于恐慌状态的慕汐给吓了个呛。

 

    “哇啊!!!妖怪出现了QAQ!!!!!”

 

    “......”我长得像妖怪还真是对不起你啊。

 

慕芷有些咬牙切齿地想道。


2015-07-20 11 /
标签: 汐年
 
评论(11)
 
热度(5)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