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墙头多如毛,失踪是常态,慎fo。
 

【叶all】通关奖励07

书到用时方恨少,对自己的小学生文笔绝望了OTZ

RGB三人组没卡关,我倒是要卡文了......有时候真想把自己塞回去回炉重造......





如果这里有荣耀的话,他们或许还可以上竞技场PK一下,虽然这可能会对喻文州不太公平,但是这里没有,于是在一场商业互吹式的推脱之后,他们三终于决定以猜拳这个最简单的方式来决出人选。

 

最后选出来的人是叶修。

 

叶修一脸沉痛的表情从喻文州的手上拿过那根铁丝,还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我觉得用猜拳这个方式对我这种能把手速飙到峰值的职业选手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并没有理会叶修的挣扎,并且表示你还是早点直面自己要撬锁的事实吧。

 

叶修无法,只得尝试着把铁丝塞进钥匙孔内一阵捣鼓,大概过了几分钟,门内终于响起了标志性的锁开的“咔哒”声。

 

王杰希对此还很配合地cos了一回系统旁白:“恭喜玩家叶修点上了隐藏技能:撬锁。”

 

“然后玩家叶修脱离了队伍决定单干。”叶修干巴巴地应道,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个很窄小的房间,只能勉强够他们三人在里面活动,是以叶修一眼就发现了放置在角落桌子上的花瓶,跟自己先前恢复树枝时所使用的一模一样。

 

“叶修、叶子,还挺符合的。”看到叶修把小树枝放进花瓶后那变多的叶子王杰希自然明白了对方的生命体征是什么,说着王杰希把视线转向喻文州那里,“不知道喻队的是什么,鱼吗?”

 

喻文州的笑容微不可察地裂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维持住了:“不愧是变幻莫测的魔术师,连思维也是这么异于常人。”

 

“看来我猜对了。”王杰希微微挑了下眉,大有种“你之前是以什么立场来取笑我的生命体征”的意思在里面。

 

喻文州面色不变:当然是以情敌的立场。

 

同盟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


“那边正在互斗的庙药对头。”叶修自然是注意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的暗流涌动,不过这事也算常见了,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不同战队的竞争对手,有时候说话难免会带有些争锋相对的味道,所以叶修也没把这放在心上,何况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摆在他们面前,“你们觉得这个空荡荡的小房间里除了让我恢复生命用的花瓶外还有别的东西吗?”

 

两人都是极聪明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叶修的言下之意——这个小房间对面还有一道上锁的门,但这里显然没有打开下一个房门的钥匙,所以他们还需要继续用那根铁丝来开锁。加上刚刚撬锁的是叶修,小房间出现的恰好就是叶修恢复生命用的花瓶的水,这也许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与开锁的人相对的,没估计错的话,应该还剩下两个这样的小房间。

 

叶修把铁丝放在了桌上,然后双手往兜里一插,一派轻松地靠在墙壁上,语气慵懒道:“看来这点技能之旅还得继续,反正我是点完了,你们加油哈。”

 

喻文州:“......”

 

王杰希:“......”

 

系统:我可是很公平的,一人一次撬锁机会。

 

该来的始终都会来,躲不过的。【蜡烛】

 

下一个房门是喻文州撬的锁,正如他们所猜想的那样,这次小房间里出现的是喻文州恢复生命用的小鱼缸,而那根铁丝也在王杰希撬开第三个门锁的时候产生了断裂,接着就消失不见,预示着它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

 

不过跟叶修和喻文州的情况有点不同,房间角落的桌子上除了摆放一个属于王杰希生命体征的迷你扫帚头外还有一个储物袋,并且迷你扫帚头的边上还贴了一张纸条,写着:“想要飞得更高吗?想要上天吗?记得护理好扫帚的枝条,以及及时更换坏掉的扫帚头哦!(゚ω°)ノ☆  ”

 

王杰希:“......”

 

王杰希:“......不要以为你们两个没出声,我就不知道你们是在笑了。”

 

被发现的叶修也不做掩饰,并笑着做出了评价:可以,这很魔道学者。

 

喻文州同样笑着说王不留行大概毕业于霍格沃兹。

 

王杰希冷漠脸:闭嘴吧你们。

 

 

 

在王杰希收好自己的道具后,叶修打开了房间对面的门,一道光陆怪离的走廊就这么映入他们的眼帘:周围是一片虚无缥缈的黑暗,两边一闪一闪地漂浮着许多五颜六色的薄状物,歪歪扭扭,仿若孩童用蜡笔随心所欲地勾画上去,只有脚下的地板是可以接触到的真实。当叶修他们踏进这条走廊的时候,一个个稚气的蜡笔字体也随着他们的步伐渐渐显现——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看来这是第二个副本了。”叶修挑眉说道,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这种程度的小手段还不至于吓到他。而这条诡异的走廊也在他们三人穿过的那一瞬间消失了,徒留一面空白的墙壁,仿佛预示着退路的截断。

 

王杰希环顾了这个新到的环境一圈,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符合童话里所谓的童趣,这里的装修配色都是那种十分鲜艳的颜色混杂在一起,花花绿绿的,有点辣眼。

 

“我怀疑这个副本场景的设计者跟叶修是师出同门。”王杰希说。

 

“瞎说,我家君莫笑那叫注重实际用途。”叶修坚决否认这个奇怪的游戏配色和他家账号卡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还是去调查房间吧。”喻文州无奈地出声打断了叶王二人的对话,把他们的注意力拉回现状。

 

叶喻王三人把这一层的房间都试开了一遍,只有左边第一个房间是能打开的。进去一看,房间玄关处贴满了各种胡里花俏的铅笔画,一直延续到客厅,放眼望去只剩内里卧室的墙壁是比较干净简洁的。

 

“咦,这里有一张画的边角翘起来了。”喻文州抬手,沿着边角把这张贴在墙壁上的铅笔画给撕下来,“背面有字。”

 

闻言叶修和王杰希都凑过去看这张画背面的内容,只见上面写着:“藏起来的话,她就看不见了。”

 

“‘她’指的是谁?”王杰希眉头轻蹙,这句提示有点无头无尾的,让人一时摸不清楚它的意图是让人藏起来不被发现,还是指藏起来的话,他们会错过“她”这个线索。

 

喻文州也陷入沉思:“王队才刚来没多久,所以我们可以排除认识的人这个选项;既然这样的话‘她’应该是属于游戏里的NPC,就是不能确定这个NPC是提供线索那一类呢,还是需要我们躲避的小怪了。”

 

“去调查一下卧室吧,或许会有答案。”叶修往里指了指。

 

卧室的面积比外面的客厅还要大些,却随意地摆放了许多家居物品,因此整个卧室显得乱糟糟的,不过放在右上角的那张大床倒是意外的整洁,床铺看上去柔软又舒适,让人很有种躺上去的欲望。

 

叶修走过去掀开这张床垂到地底下的床单,下面果然不是封闭的,目测可以勉强挤进他们这三个成年男性,看来如果要躲藏的话,就是躲进这里没跑了。

 

“文州老王你们先过来。”以防万一,叶修让站在卧室其他角落调查的喻文州和王杰希过来床这边。明白叶修用意的两人也没有迟疑,很快就走到了叶修身边。

 

“对了,我刚刚找到了一本日记,不过还没看。”喻文州把自己手上拿的那本薄薄的日记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喻文州找到的日记本,由于他现在正好站在两人的中间,为了看到日记里的内容喻文州和王杰希都开始往叶修肩膀上靠,三人的姿势显得友好又亲昵。

 

就是日记里面的内容不怎么友好。

 

“不想要一个人。”

 

“总是自己一个人,好寂寞、好寂寞啊。”

 

“有没有谁过来呢?”

 

“有人过来的话——”

 

那就可以一起来玩了!

 

当叶修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时,卧室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孩子十分空洞的“咯咯”笑声,很快整个房间就跟着陷入了一片黑暗,与此同时,玄关那里还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咔哒”,接着就是缓慢地推开门的吱呀声,有人要进来了。

 

在这种氛围下叶修他们顿时就明白了那个所谓的“她”是敌是友了,三人当机立断,最靠近床沿的喻文州率先趴下钻进了床底,叶修王杰希紧随其后,本来宽敞的床底下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老王你还没把身体完全收进来!

 

叶修用眼神示意王杰希,同时拽拽喻文州的衣角让对方侧一下身体节出多点空间。喻文州马上会意,用手撑起身侧后叶修很快就挨了过来,王杰希为了完全躲进来更是一个干脆利落的转身直接半趴在叶修身上,三人以一种非常暧昧的姿态挤成了一团。

 

“有——人——吗——”

 

“哒、哒”的脚步声由玄关至客厅,然后走向了卧室。

 

躲在床底的三人开始屏住呼吸,神经也渐渐绷紧。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来——玩——游——戏——吧——”

 

来人的脚步最后停在了床边。


————TBC————

 
评论(30)
 
热度(125)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