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墙头多如毛,失踪是常态,慎fo。
 

【叶喻】关于发情这点事

梗来源



当初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差点没笑断气,然后脑补了一下这个梗的叶喻,于是就动手写了。

虽然是发情梗,不过这人没有驾照所以车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不是什么正经文,但自己写的一点也不好笑_(:з」∠)_

ooc预警,真的非常非常ooc,没在开玩笑的

带冯主席玩,希望他老人家能原谅我咳咳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w


————————————————————————————————————


冯宪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生赢家。

 

在一线城市里有房有车无贷款,工作上自己就是当老板的,不用给别人打工受气,资金富足,最重要的是,他有猫。

 

而且还是两只猫,美滋滋。

 

老大叶修是冯宪君在上班路上捡回来的,是一只中华田园猫,毛色酷似黑猫警长,身材结实匀称又端正,走起路来颇有几分威风凛凛之感。可惜与他的身材十分不相符的是,叶修猫很懒,非常懒,除了日常的一些必要的走动之外基本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连冯宪君拿逗猫棒之类的玩具逗他都激不起他的半点兴趣,有时候还会对这样的冯宪君露出一副嘲讽的表情,那双好看的金眸大概是在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这么幼稚的东西大概也就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会喜欢了。”

 

冯宪君那个气啊,有这样的猫吗?!清心寡欲成这样还是猫吗?!别人家的主子就算脾气不好,但偶尔也还是会跟铲屎官有点互动的吧?!就你叶修特立独行,连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机会都不给一个!

 

但是冯宪君还是得承认叶修在许多猫中绝对是非常省心的那一个,不会随便打烂东西,也不随意抓挠家居用品,剪指甲时会乖乖地伸出手,洗澡的时候也不会挣扎吵闹,甚至连去宠物医院都全程一副淡定的模样。所以冯宪君还有一个日常,那就是在微博上花式吹叶修猫,每一天都是不同的夸法,经常惹来同为铲屎官的人们的羡慕嫉妒恨,各种捶胸顿足地喊着这就是别人家的猫。

 

虽然转头又会被嘲笑“今天叶修理你了吗?没有”,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不过这一情况在老二文州猫来了之后开始有了改变。

 

文州猫是冯宪君的一位朋友转赠给他的,花色黑白,长毛,长得漂亮又优雅,经常会被人误会成什么国外的品种猫,其实跟叶修一样,也是本土的中华田园猫。起初把文州猫带回家的时候冯宪君还在担心叶修猫会不会排斥新来的成员,准备先分笼隔开养个几天时,结果发现他这纯属多想。当他把装在笼子里的文州猫放在地上时,平日里懒懒散散的叶修猫居然破天荒地主动迎了上来。

 

叶修先是隔着笼子嗅了嗅文州身上的味道,然后向对方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叶修。”

 

文州也礼尚往来地凑过去嗅嗅叶修,接着还努力地挨过去隔笼蹭蹭叶修身上的毛:“叶修你好,你可以叫我文州。”

 

大抵是一闻钟情,又或者是文州哪怕被笼子的栏栅阻挡着也要往叶修身上蹭的模样太可爱,总之叶修他心动了,他对文州非常满意,看来铲屎的偶尔也还是会做件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没等冯宪君动作,叶修就先行一步把笼子门给打开了,文州也欢欢喜喜地从笼子里出来并和叶修凑到了一块,互相舔毛以示友好。

 

是的,叶修猫自己打开了笼子。

 

并且和文州猫相舔甚欢。

 

冯宪君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多余,他想,他大概是个假的饲主。

 

但不管怎么样,家里的两只猫能和睦相处总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而且比起叶修猫的不搭不理,文州猫偶尔还是会对一些猫玩具产生兴趣,也会和冯宪君有所互动,甚至心情好时还会翻开自己柔软的肚皮给冯宪君呼撸一把,这让长期觉得自己养了只假猫的冯宪君感动到泪流满面,然后就会把文州猫给宠上天。

 

文州:计划通。

 

叶修:人类啊,就是好哄。

 

冯宪君:人生圆满。

 

 

 

不过最近冯宪君有个不大不小的烦恼,这是每一个养了主子的铲屎官都会关心的一个问题——关于绝育。

 

现在叶修猫已经八个月大了,也差不多要到了发情的时候,按理说早该带去做手术了,但问题就在于文州猫还小,才五个月,还不到合适的绝育年龄。

 

因为有一些养了两只猫或以上的家庭在先带大的那只猫去做完手术之后,家里还没绝育的猫会去欺负已经咔嚓掉某个重要部位的猫,情况严重的还会有把猫给打出血的,是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好还是两只猫一起带去绝育,便可以避免一方欺负一方的情况。

 

虽然叶修猫和文州猫平时的感情很好,共同生活的这段时间除了玩耍性质的打闹外连架都没打过一次,可冯宪君还是不敢去冒这个险,尽管他总喜欢表现出对文州猫的偏爱,但这并不代表叶修猫就不是他的宝了,更何况叶修猫还是他亲自捡回家的,从一个脏兮兮的小奶猫养成现在威风霸气的黑猫警长,冯宪君可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在里面。

 

还是再等等吧......

 

冯宪君想,看叶修猫现在的情况也不像是马上要进入发情期的样子,而且依叶修猫那淡定省心的性子,没准儿连发情期都会比别的猫晚呢?

 

然而冯宪君没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得肠子发青,恨不能有个时光机能让他返回到作出这个决定之前的时间。

 

 

 

“唔......”叶修微微蜷起身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股陌生的热意蜂拥而上,虽然是第一次,但叶修还是通过本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这个状况是发情期到了,情潮一波接着一波刺激着叶修的大脑,毫无间隙,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忍耐。

 

“叶修?”察觉到动静的文州走了过来,在看到叶修现在的样子后他也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是进入发情期了?”

 

“嗯。”叶修不耐烦地甩了甩尾巴,文州离他有些过于近了,这让他的欲望越发汹涌,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疯狂地叫喧着发泄,并怂恿着他,让他快点把面前优雅漂亮的黑白猫给就地办了。叶修想,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就要抑制不住了。

 

文州能看懂叶修的意思,但他没有走,反而还靠得更近了些,然后抬起头,并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的嘴角,微笑着说:“那这里有现成的解决对象,叶修你考不考虑?”

 

发情期间本来就意志薄弱的叶修被文州这么一刺激,什么理智什么忍耐顿时都抛去了九霄云外,当即一个狠扑就把文州给按在了身下,紧接着把自己的身体给往下一压,两具身体很快就亲密无缝地贴合在一起。

 

 

 

当冯宪君下班回家打开门之后,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叶修猫骑在文州猫身上,并进行着某种嘿咻嘿咻的运动的场景。

 

冯宪君:“......”

 

此时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连手上的东西掉在地上都没有发现。

 

......孽子!!!!!孽子啊!!!!!

 

你知不知道那是你弟弟!!!!!

 

就算发情了也不能连弟弟都不放过啊!!!!!!

 

这一刻的冯宪君,已经不是冯宪君了,他成为了世界名画——《呐喊》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冯宪君无论内心如何“卧槽”该做的补救工作也还是得做,总不能让叶修猫继续靠操文州猫来度过发情期吧......于是冯宪君泪流满面地在微博上给叶修猫发了一个......额,大概算是征婚信息吧。

 

“家里的老大毫无征兆就进入了发情期,本人一时不察,让他和弟弟搞在了一起。为了避免继续发生骨科惨案,诚邀有这方面需求的母猫一只,坐标B市,亲自接送。事件紧急,还望各位热心网友帮忙转发,谢谢。”

 

还特地PO上了九张叶修猫帅气的英姿,可以说是非常认真及诚恳了。

 

这条消息一发出,尽管冯宪君用词正经严肃,但也抵挡不住里面那巨大的信息量,于是引得人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争相转发,微博形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这看得冯宪君郁闷又悲愤,笑笑笑!就知道笑!有什么好笑的!你们都不懂我这个做老父亲的现在的心情有多凄惨!!!

 

不过得说这条“征婚信息”还是有用的,没过多久一个叫楚云秀的饲主就私信了冯宪君,说她家沐橙挺符合条件的,而且也是中华田园猫,不用担心杂交的问题。收到这个信息的冯宪君不禁欣喜若狂,立马跟楚云秀取得了联系,并很快就约好明天过去把猫接来,行动可以说是非常迅速了。

 

挂了电话的冯宪君乐呵呵地摸了摸叶修猫背上的毛,宛如一个终于能看到儿子娶妻的老父亲:“叶修啊,我给你找了一个小女朋友,我看了照片可漂亮了,高不高兴啊?”哪怕叶修猫嫌弃地起身走开了,也没有妨碍到冯宪君此刻愉快的心情。

 

可别是个傻的吧。

 

叶修静静地眯着眼看了一会笑得开怀的冯宪君,决定还是离这个人远点比较好。恰好这时文州踱步过来,叶修轻巧一跃,很轻松地就把文州给整个摁在了怀里。

 

“别过去,铲屎的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叶修低头舔舐着文州颈侧的毛,声音含糊又低沉,“你休息好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文州顺从地抬起头接受了叶修的爱抚,因为过于舒服喉咙里还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整只猫显得温顺又慵懒:“嗯...没事......”

 

“那就好。”叶修眼眸底的颜色越变越深,几乎要化成一块浓重的墨色,“既然文州你没事,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等等——叶修你昨晚不是才......唔......嗯......”

 

“文州乖,发情期么,难免会频繁点。”

 

......

 

 

 第二天,冯宪君去把沐橙猫接了过来。

 

沐橙是一只漂亮的白色长毛猫。

 

“你好。”叶修向她打了个招呼,真诚地赞美道,“你长得很好看。”

 

“谢谢,你也长得很帅。”沐橙笑吟吟地回答,然后单刀直入地切入了她最关心的一个话题,“听说你上了你弟弟?”

 

饶是叶修生性淡然,也禁不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直白问题噎了一下。当然,他并不是不想承认自己和文州的关系,只不过他觉得有些事情他必须澄清一下。

 

“文州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严格上来讲他并不是我弟弟。”叶修纠正道。

 

沐橙愉悦地摇了摇尾巴,她的心情似乎变得更好了:“这么说你还是把他给上了嘛。”

 

“是啊。”这次叶修很大方地点头回应了,“两只猫两情相悦,滚在一起多正常。”

 

文州有些听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再这么继续旁观下去的话这两猫说不定还会继续讨论出更加令猫害羞的事情,于是他出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沐橙你好,我是文州。”

 

“你好呀。”沐橙好奇地打量了一番文州,“虽然你和叶修都是黑白色的猫,可长得并不像嘛,为什么你们家的铲屎官会那么痛心疾首地哭诉你们兄弟搞给?”

 

“谁知道那个人类怎么想的。”叶修走过去亲了亲文州的额头,“也许是他中学时候的生物遗传学没学好。”

 

“人类有时候的想法确实很难懂。”沐橙感叹道,“不过你知道的可真多。”

 

文州也笑眯眯地回吻了一下叶修,赞同道:“毕竟他可是叶修。”语气里满是替自家男友的自豪。

 

得到文州回应的叶修忍不住把自己的整个身体往对方身上压,亲吻的范围也渐渐扩大,颇有再来一发的架势。

 

文州没想到叶修会这么大胆,或者该说处于发情期的猫都是这样的吗?“叶修!沐橙还在旁边呢,你先等等!”说话间文州的耳朵还微微颤抖着,虽然被毛遮住看不出红晕,但与文州亲密接触着的叶修却是能感受到他已经害羞到发热。

 

叶修轻笑一声,正打算扭过头和沐橙说话的时候,沐橙就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啊,你们不用在意我的,把我当空气就行。”说完还眨了眨眼,做出一派天真无辜的模样,却始终没有挪动步子,似乎很有兴致留下来围观一场现场版的猫春宫。

 

“既然沐橙都说不介意了,文州我们继续吧。”叶修淡定道。

 

“呜不,叶修——”

 

......

 

 

 

那头的猫们分外和谐,另一头在房子的角落里悄咪咪地观察这三只猫的冯宪君却没这么好心情了。

 

冯宪君表示他很绝望。

 

刚开始叶修猫和沐橙猫互动的时候冯宪君还满怀欣喜地想着有戏,结果现实在下一秒就无情地打了他的脸,打得噼啪响的那种。

 

我都给你找了女朋友!!!!!叶修你居然还要上弟弟????!!!!!

 

你是只给猫就算了!!!!你还和弟弟搞骨科!!!!!你们对得起我吗!!!!!

 

文州你还主动配合!!!!那是你哥你知不知道!!!!!

 

还有沐橙你作为女朋友为什么还能在一旁看得那么起劲!!!!!

 

冯宪君捂着心脏缓缓倒下,他想,他现在非常需要速效救心丸......

 

就在这时楚云秀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想问一下沐橙猫的情况,冯宪君沉默了片刻,然后用十分悲痛的语气跟楚云秀解释了一遍现在的状况。

 

楚云秀:“......”

 

楚云秀:“............”

 

原来她家沐橙猫还是个腐的吗?楚云秀忍不住陷入怀疑,当初沐橙猫那么配合地跟她出了门会不会就是另有目的的。

 

“......那个。”楚云秀小心翼翼地开口劝慰,生怕自己说的话会再度刺激到这位操碎了心的老父亲,“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还是看开点吧。”

 

冯宪君:“......”

 

什么人生赢家,什么人生圆满,都是假的!!!假的!!!!

 

叶修:生活真美好。

 

文州:赞成。

 

————END————

 
评论(37)
 
热度(346)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