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叶all】通关奖励03

修仙码字要不得啊........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_(:з」∠)_..........

听说追逐战跟解谜游戏是良配哦ww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和喻文州总算把相同的两样东西都一一整理出来,然后按照对称的方式分别摆放在店两边的货架上。当摆好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一阵类似开门的“咔嚓”声也传入到他们的耳中,这让叶修喻文州都不由双双地松口气,毕竟整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的过程真是枯燥又痛苦,简直比打一天比赛都要累人。

 

终于能离开这个让人无比痛苦的礼品店了......

 

两人都不想在这里多待,在确定已经通过这个谜题之后叶修和喻文州都十分默契地用三步并两步的速度走出了这个地方,在走了没几步他们就发现刚刚的那声“咔嚓”开启的是哪个地方了。

 

原本围着扶手电梯的一排铁栏杆此时已经开了一条通道,喻文州看了看周围,然后问叶修:“就这么上去了?这层楼不是还有一间餐厅吗?”

 

“之前我调查的时候那家餐厅的门是锁着的,估计要先上楼找线索吧。”叶修想了想,“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再去看一下吧,文州你在这里等我。”

 

喻文州点点头,然后站在原地看着叶修往餐厅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叶修就原路折返回来了,耸耸肩说:“确实还锁着,看来是需要我们先上去调查了。”

 

楼上是地区主题的海洋生物的展,扶手电梯的旁边还立着个牌子描绘出了这层楼的地图。把这幅地图给记在脑子里后,两人决定先去最近的极地区,在踏入展区的一刻起,一阵阵阴风就呼啸地朝着他们扑面而来。

 

喻文州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这里也未免太冷了。”刚说完就立马打了个喷嚏。

 

叶修顿时诧异不已:“我怎么没有感觉?”

 

“啊?”听到叶修的回答喻文州也楞了,这又是什么操作?难道两个人在同一个游戏里的感官体验还能不一样的?

 

【哼哼——】这时候系统又冒出来了,却在哼了一声后什么也没解释,仿佛就是为了刷一下存在感。

 

叶修:“......”

 

喻文州:“......”

 

......这是在闹别扭吗?它居然还有脸在闹别扭?!

 

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都不难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对系统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的无语。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种情况下明显只能自己先主动了。想到这里,喻文州清清嗓子,然后用温柔十足的语气向系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不知道能否请系统解释一下我们现在的疑惑呢?毕竟这让我们感到挺困扰的。”

 

【嗯哼哼,真是拿你们没办法,既然喻文州玩家都这么态度诚恳地请求人家了,那人家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们解释解释吧。】系统的语气里满是一种“看吧你们还是需要我吧”的嘚瑟感。

 

喻文州的嘴角细不可察地抽了一下,虽然面上笑容依旧,但是在心里又默默地给系统记了一笔。

 

【这个是跟喻文州玩家的血量生命体有关系的,因为这里是水族馆,跟鱼息息相关,在相同元素的碰撞下该玩家的感官会非常容易受影响哦~】

 

眼看着喻文州身上的黑气随着系统的话越来越多,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发扬一下同伴互助的友爱精神比较好。于是叶修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直接披在喻文州的身上,顺势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

 

效果可以说是非常立竿见影,喻文州身上的黑气马上就收回来了,还冲叶修露出个笑容:“谢谢。”言语里的温和比刚才对系统的真诚多了。

 

“没事儿。”叶修接着对系统问了下去,“那么有解决的办法吗?”

 

【当然有啦~解决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在这里找到属于喻文州玩家的储物袋然后拿来存放自己的生命体就可以啦!】

 

由于喻文州没有储物袋,所以他的玻璃瓶子是放在了叶修那里。这样看来的话这些用来存放物品的袋子还有着各自的属性,是一人对应一人的......

 

叶喻二人的脑子都转得飞快,知道了问题所在后寻找起线索来更清晰了,很快他们就在企鹅聚集的礁岩上找到了一个浅蓝色的储物袋。

 

“可是......”喻文州苦笑着,“根本就过不去啊......”

 

每当他和叶修试图向那里靠近时,这群企鹅就会扑腾着前肢叫唤起来,俨然一副守门员的姿态拒绝他们通行。

 

“看来应该还需要给它们什么东西才能过去。”叶修想了想,“不然我们先在这儿分头找找还有没有别的能用的道具。”

 

喻文州点点头说:“这样也好。”

 

 

 

几分钟后两人重新汇合,叶修没有收获,倒是喻文州提了一桶磷虾回来。

 

喻文州勾勾嘴角,说:“我想,有了这个应该就没问题了。”

 

果不其然,当喻文州把那桶磷虾放在它们面前后,这群企鹅就纷纷往食物这里扑腾过去,没有了企鹅的阻拦喻文州很快就把储物袋拿到手,然后再从叶修那里接过自己的玻璃瓶子放进去,那股寒冷的感觉顿时就从喻文州身上消失了。

 

就是可惜不能继续穿着叶修的外套了......

 

喻文州有些遗憾地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叶修,不过叶修没有马上接过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

 

“怎么了?”喻文州问。

 

“只是突然想起了最开始在地下室看到的那张水族馆规矩。”叶修的目光移向了那群吃得正欢的企鹅,“其中有一条规则是‘不可随意投喂’,文州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经叶修这么一说喻文州也觉得有点奇怪,在这里想要拿到被企鹅守卫着的储物袋需要给它们投喂食物,可这么一来又跟这个水族馆定下的规则相悖,难道说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可是极地区里能找到的道具就只有那桶磷虾了,总不能让他跟叶修两人真人上阵跟这群企鹅PK吧......

 

就在这时,企鹅们已经吃光了喻文州拿过来的这桶磷虾了,兴许是这么一桶食物还不能满足它们的胃口,这些企鹅纷纷开始叫唤起来,并且把视线转移到叶修和喻文州的身上,还做出了随时准备向这两人走过来的姿态。

 

叶修&喻文州:“......”事情好像不太妙。

 

——企鹅的眼睛已经开始冒红光了。

 

“快跑!”看到这个场景叶修还不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有鬼了,这特么就跟之前在地下室遇到的标本怪物是一个套路啊!

 

喻文州虽然没有叶修之前的经历,但也看得出现在的情形十分糟糕,于是立马拔腿跟着叶修一起跑了。

 

就在他们跑走的时候这群企鹅也“噔噔噔”地追了上去,速度之快简直能跟人类相媲美。

 

就算变异了也要按照基本法啊!!!哪家的企鹅会在岸上有这种行走速度啊!!!

 

叶修和喻文州一边狂奔一边止不住在心里吐槽这坑爹的游戏,结果在绕了几圈之后还是没法甩掉这一群企鹅,灵机一动下两人想起了楼下的餐厅,既然是跟食物有关那么兴许那里会有解决的办法。

 

想到就做,而且这个情形下也没法去确认这个选择的可靠性了,叶修和喻文州迅速拐向扶手电梯的方向。然而这个游戏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叫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在叶喻二人踏上扶手电梯的时候电梯突然就动了起来,在惯性的作用下差点就从电梯上摔倒,那群企鹅也趁机接踵而上在两人身上划拉了好几下子。

 

幸好叶修喻文州在血量耗尽之前重新摆脱了企鹅的围堵继续往楼下餐厅的方向跑,这次游戏没有再跟他们开玩笑了,餐厅的门成功打开,两人在进门的瞬间就把餐厅门给反锁上,总算是摆脱了那群变异的玩意儿。

 

“呼......呼......”无论是叶修还是喻文州此刻都没什么形象地瘫坐在椅子上喘气,这种追逐战实在是太耗体力了。过了一会儿,叶修缓过气了,这才拿出储物袋查看树枝的情况,上面还有一半的叶子,比他想象的要好些。

 

“文州你的呢?”叶修转头问道。

 

喻文州还没有完全缓过气,也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对于叶修的询问喻文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带点撒娇意味地用头蹭了蹭叶修的肩膀,懒洋洋道:“不想动了...就麻烦叶神你帮我看一下吧......”

 

看到这样的喻文州叶修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轻轻挠了挠,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捏捏喻文州的脸,不过叶修还是忍住了这股突如其来的冲动,一边调笑着“喻队长该多锻炼下身体了”一边拿出喻文州的储物袋看看玻璃瓶里的情况,里面的水也是少了一半,还不至于威胁到里面的小鱼。

 

喻文州盯着自己的玻璃瓶子一会,再看看叶修的小树枝,忽然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从他的脑子里产生了。


————TBC————

 
评论(18)
 
热度(114)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