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叶all】通关奖励02

其实写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在想,以我叶的聪明才智有什么谜题是能难倒他的吗?不存在的x

您的好友喻文州已上线XD~





“文州......”

 

“文州,醒醒......”

 

喻文州眉心微蹙,混沌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尽管意识还不清醒,但仍让他忍不住挣扎着去回应,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才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便看到了一张自己心心念念许久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的脸。

 

“......叶修?”喻文州喃喃地念了一遍叶修的名字,眼神却带着恍惚,似乎还不大清醒的样子。叶修倒也没有不耐烦,回了句“是我”之后便伸手轻轻揉了下喻文州的后脑勺处,问:“后脑壳儿有没有觉得疼?”

 

“没有......”喻文州愣愣地回答叶修的问题,总觉得这场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等他完全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正枕在叶修的大腿上,姿态亲密,红晕顿时以不可抑制的速度爬上了喻文州的耳朵。

 

“咳咳,叶修前辈,请问现在这个情况是......?”虽然很想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躺在叶修的大腿上,但既然都清醒过来了,喻文州也只好撑起身体跟叶修一样靠墙坐着,向叶修询问起现在的状况。

 

“关于这个么......”叶修不自觉地掏了掏裤兜,烟瘾犯了好想抽烟,可惜兜里什么都没有,“文州你对来到这里之前有没有什么记忆?”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然后就把遇到一个奇怪的系统让他参加游戏的事情告诉了叶修。

 

“不过我没有等到游戏开始就失去了意识,直到刚刚你把我叫醒。”喻文州补充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却不想这个问题一问出口叶修就露出了一脸黑线的表情,喻文州不禁有些疑惑,能让叶修露出这种表情可不容易,难道发生了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吗?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喻文州也算是猜中真相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十五分钟前。

 

 

 

叶修在看到躺平在地上的喻文州那一刻头都大了,只好狂敲系统:“这就是你所谓的奖励?啊?一个大活人???”

 

【是的哟❤~】系统的语气可以说是十分荡漾了。

 

哟你个头啊哟!这是该兴奋的时候吗!

 

叶修想到刚才听到的那声巨响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十分有理由怀疑系统是直接让喻文州就这么整个人从天而降,什么防护措施都不会有,也不知道这么掉下来喻文州有没有磕到后脑勺之类的。于是叶修也顾不得继续跟系统争论,快步走到了喻文州的身边,想看看喻文州有没有伤到哪儿,并试着把人给叫醒,然而对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请玩家不必担心,本游戏是不会真正伤害到玩家的身体的。】大概是看叶修眉头紧皱心情很有往坏的方向发展的趋势,系统很适时地出声解释了一下。

 

听了系统的解释叶修稍微放心了一点,可该问清楚的还是得继续问:“那文州怎么醒不过来?”

 

【这个就需要玩家自己去探索啦☆~人家只负责给您提供大礼包奖励,至于奖励的售后问题人家概不负责哦~】

 

这个系统真的好欠揍啊!叶修感觉自己额上青筋突突:“所以这到底算哪门子的奖励?”

 

【怎么能不算呢!您想想啊,一个人在解谜游戏里孤独地寻找着出去的方法,这多么寂寞啊——所以,出于人性化的考虑,人家才特意给您找了同伴过来,是不是很贴心!有没有很感动!】说起这个奖励系统又立马变成了那种“夸我快夸我”的兴奋语气。

 

叶修觉得这简直是槽点太多无从吐起:“并没有。”他只会感到头疼好吗。

 

从系统的话来推测,让喻文州醒过来应该也是属于谜题的一部分,于是叶修只好先试着搜索看看喻文州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关键物品,然后就从喻文州身上找出了一个玻璃瓶子。

 

一个里面只装着一点儿水的玻璃瓶子。

 

水里还侧翻着一条不知名的小鱼,正哼哧哼哧地吐着泡泡艰难地呼吸着。

 

叶修:“......”

 

叶修想,虽然这有点无厘头,但根据系统的尿性,他大概已经知道让喻文州醒过来的方法是什么了。

 

心里有个大概的目标后叶修便去调查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不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一个盛着水的小鱼缸,小鱼缸上面依旧十分遵循套路地贴着一张让人一看就汗颜的小纸条:“看我!快看我!没错!我就是那传说中的尊贵的生命之水!(。◕ˇ∀ˇ◕)”

 

看着那张小纸条叶修站在原地静默了几秒,他觉得打从进入这个游戏之后自己无言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了。在心里默念几遍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叶修拿出了玻璃瓶子把上面的木塞拔出,然后把小鱼缸里的水倒了进去,玻璃瓶里的小鱼便欢快地游动起来。

 

【叮!恭喜喻文州玩家恢复了健康!您可以去唤醒您的同伴啦!】

 

叶修被系统这毫无预兆的提醒惊了一惊,之前恢复树枝的时候怎么就没见它吱声?

 

【人家可是很体贴的,看您好像很担心喻文州玩家的样子,所以特地发来一封贺电让您安心安心。】

 

叶修嘴角微微抽搐:“那还真是谢谢您了呐。”

 

【不客气,应该的。】系统羞涩回道。

 

叶修表示他不是很想说话。

 

......

 

 

 

回到现状。

 

听完了叶修解释的喻文州:“......”

 

叶修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语气沧桑道:“你会习惯的。”

 

不,他不想习惯,他只想拒绝。

 

喻文州一只手撑住额头,另一只手则握着叶修递过来叮嘱他好好保管的玻璃瓶子,或者准确来说是要保护好里面的小鱼。喻文州一想到自己的血量条居然跟它是挂钩在一起的,就很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这是在暗示他的本体是鱼吗?!

 

饶是喻文州这么淡定的人,内心也忍不住有些抓狂了。

 

而这时系统又出来搞事了。

 

【叮叮!虽然本游戏并不限时,但不建议玩家在非卡关的情况下在原地停留过久哦~否则人家不能保证会不会突然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呢~】

 

“......”喻文州缓缓转过头,对叶修露出了一个微笑,“叶修,你说我们能不能在通关之后想办法把这个系统给废掉呢?毕竟留着它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呢。”

 

叶修一脸赞同地点点头:“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呜哇T^T——你们好过分啦!人家那么好心地提醒你们注意时间,你们居然还想废掉人家!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系统疯狂地抗议起来。

 

叶修对系统的哭诉充耳不闻,跟喻文州一起站起身后就开始调查这一层的水族馆。先前去找能让喻文州醒过来的道具时叶修就把水族馆的第一层给摸索了个大概,见喻文州把目光移向了售票厅的出口处,不难明白对方在考虑着什么,叶修便开口解释:“门是打不开的,不是上锁,好像是门外有什么东西把门口通道给堵死了,估计从这里出去是不可能了。”

 

“这样啊。”听完叶修的解释喻文州脸上倒也没露出什么失望的表情,这种情况也算在预料之中了,“那还有什么发现吗?”

 

叶修抬手指了指礼品店,说:“礼品店的门没锁,不过之前找到给你用的小鱼缸刚好放在那儿的门边,因为急着给你用——”说到这里叶修还特意停顿一下来观察喻文州的反应,于是成功得到了喻队不满的瞪视,“就还没来得及进去调查。”

 

察觉得出叶修是有意在调侃他,喻文州嗔怪的同时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虽然他面上一直波澜不惊的,但突然被扯进这种奇怪的游戏里喻文州还是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却没想到被叶修给看出来了。

 

想到这里,喻文州低低地笑了一下,然后又在叶修看过来的时候收起表情,语气温和道:“那我们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原来自己的调侃有这么大作用吗?叶修感觉喻文州的心情好像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不过也没有过于深究。

 

然而这轻松的氛围也没能维持太久,在进入礼品店的时候两人就已经被店里乱七八糟的摆放给惊了一下,正头痛要怎么在这一堆杂乱的东西里面寻找线索,然后就发现墙壁上还贴着一张纸。

 

“对称的东西总是比较赏心悦目的,而人总是会在心情愉悦之后才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纸上边只有这么一句话。

 

现场顿时寂静了半分钟。

 

叶修说:“我有一个很不好的想法。”

 

喻文州抽抽嘴角,对叶修的话表示了附和:“真巧,我的想法也很不友好。”

 

话毕,两人默默地把视线移到这些胡乱摆放的各种物品上,都开始怀疑起这一轮的谜题是来自系统深深的恶意报复。

 

与其说是解谜,这特么压根就是体力劳动吧!!!

 

两人都不禁在心里猛吐槽,但是所谓的人生就是无论如何操蛋也要直面那惨淡的现实,该动手的还是得动手。在分好各自负责的区域后,叶修和喻文州都开始扎进那杂乱得可以称之为垃圾堆的礼品里进行最初步的分类。


————TBC————


 
评论(26)
 
热度(119)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