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此情可待成追忆(一)

旧文搬运没有更新【。

cp:沈清秋(原装)×沈九,七九

没错这篇是个水仙w





沈清秋脑子一片混沌,他隐约记得自己是死了的,在那肮脏不堪的地牢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为什么自己现在还会有意识......?还是说鬼魂也还能有意识?

 

沈清秋费力地睁了睁自己的眼皮,正午的阳光刺眼得很,沈清秋不自觉地抬手挡了下太阳,在顿了几秒后,他才发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手?

 

还有脚......

 

手足所带来的久违的触感让沈清秋在原地发愣了许久,才磨磨蹭蹭地撑起身体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个破落的小院子,院里的房屋都已经坍塌了大半,杂草丛生,窗口檐角处稀稀拉拉地挂着蜘蛛网,没有一丝生气。

 

莫不是洛冰河那个小畜生又新想了什么法子来折磨自己罢。

 

沈清秋嗤笑了一声,并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激动,只当这一切是洛冰河弄出来的幻境,神色厌倦。

 

然而当他的视线扫到院子的一个小角落时,沈清秋整个人都僵住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于思考一步跑到了那个小角落里。

 

这个是......

 

沈清秋颤抖着手去抚摸那墙壁上刻着的两排划痕,这一道道的划痕显然是一般孩童量划身高时所留下来的痕迹,不过这不是沈清秋情绪失常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两排划痕两边分别刻着两个有些歪扭的字体——“七”和“九”。

 

 

 

“小九又长高啦——”

 

“哼哼,可是七哥还是比我高啊!”

 

“那是因为我比小九大嘛。”

 

“我不管,总之我要比七哥还高,每次帮你划身高的时候都要我拿个砖石来垫脚太讨厌了!我要七哥你也试试这种滋味才行!”

 

“好好好,那小九就快点长高吧。”

 

......

 

 

 

突然涌上的回忆不由让沈清秋闭了闭眼,心里一时五味杂陈。

 

缓了一会后,沈清秋才重新睁开眼,这个只属于他和岳清源之间的一点小印记打消了他之前认为这是洛冰河所造出的幻境的想法,而且......

 

沈清秋轻轻摸了下墙上的划痕,虽然不是最近弄出来的,可也没有沉寂了几十年的陈旧感,一个想法渐渐在他脑中成型,只不过还需要再验证一下而已。

 

思及此,沈清秋便迈步离开了这个破落的小院子,只是在即将迈出这个小院的时候,沈清秋又忍不住回过头望了一眼那个角落,目光漂浮,仿佛在透过那个小角落看着别的什么。

 

 

 

“咚!”

 

沈九的脑袋被秋剪罗抓着往墙上狠狠一撞,顿时眼冒金星,额角处还能感受到一点濡湿,大抵是撞破了。沈九一时说不清究竟是被秋剪罗殴打的痛意更深一点还是自己内心有着铺天盖地的恨意却无法反抗的现实更令他难受,只能艰难地喘息着,努力把喉间想要溢出的谩骂给压回去。

 

“你不过就是我们家买回来的一条狗。”秋剪罗拍了拍沈九的脸蛋,脸上满是不屑的笑意,“仔细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对了,别生出那些个没用的小心思。”

 

“......”沈九咬着牙关没有说话,只是眼里泛着凶光。

 

看见沈九这模样秋剪罗气得直乐呵,然后把抓着沈九脑袋的手松开了,却在人站直之前一脚踹了过去,满意地看着他倒在地上痛得抽气。

 

“难道你以为你逃得出我们家吗?别做白日梦了!”

 

“是么?”

 

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秋剪罗身后传来,没等秋剪罗转身把那句“什么人”的质问给说完,一片叶子如飞刀般划过了他颈部的动脉,血液顿时如涌泉般喷洒而出,溅了一地。

 

秋剪罗死了。

 

沈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让他一时间消化不过来,甚至忘了从地上爬起来,直到有人走到他面前,一片阴影落在了身上。

 

“......”

 

沈九没有出声,或者说他已经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了,面前这人没有他料想的轻蔑,而是动作轻柔地把自己从地上抱了起来,虽然面上没有一丝表情,眉头也紧紧皱着,但沈九却觉得这人是在关心着自己的,没由来的直觉。

 

“谢谢......”沈九嗫喏地说道,虽然他什么也没懂,但这人似乎是来救自己的,道一句谢总不会吃亏。

 

“无妨。”沈清秋淡道,然后把一早准备好的柴油往秋剪罗的尸体上倒,顺便还撒到了这个房间的周围。

 

沈九问:“这是在干什么?”

 

“毁尸灭迹,顺便放火烧了秋家。”语气平淡得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沈九不禁咽了咽口水,虽然他恨秋剪罗和秋家恨得要死,可秋家里还有个无辜的秋海棠以及一些妇孺,若是一同杀了的话沈九实在是不忍,“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沈清秋直接打断了沈九的话,“又不是没有手脚,她们自己会逃的。”

 

而且只要伪装出一场意外的火灾,秋府的人逃的逃散的散,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被买回来的奴仆。

 

不过沈清秋也不会去跟以前的自己解释这个,他只要小沈九能安心下来就够了。

 

 

 

烈烈的熊火蔓延至整个秋府,火光冲天。沈清秋带着沈九坐在附近的楼阁里看着秋府的人争先恐后地从里面逃出来,脸上毫无波澜,底下那些挣扎窜逃的人似乎在他眼中都只是一群蝼蚁,与他毫无关系。

 

过了许久,沈清秋才淡淡开口道:“以后你便跟着我吧。我教你修仙练术,如何?”

 

今晚发生的这一切对沈九来说本就无异于天上掉下的馅饼,沈清秋的话更是让他感到兴奋不已,在连点了几个头后沈九忽然想起之前岳七说要去投靠门派学仙术回来救自己的事,便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沈清秋自然是把小沈九的反应都给看在眼里:“怎么?”

 

沈九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我有个哥哥,他之前说要去投拜修仙门派学好仙术回来救我的,我要是这么走了,他怎么办?”

 

沈清秋沉默了。

 

他自然知道沈九说的哥哥是谁,他想说那个人不会来了,可又想起前世岳清源明知道是洛冰河设下的陷阱却还是毅然决然地来救自己,最后落得个万箭穿心、剑断人亡的下场。

 

为的是什么呢?那晚了数十年的旧约?那一生一次的义气?

 

沈清秋自己也说不明白。

 

“有缘自会再见。”沈清秋最终还是没有把那句“不会来了”给说出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

 

“要要要!”沈九急切地应了沈清秋,这么大好的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左右对方说的也有道理,傻子才不答应。

 

“不过......”沈九还是没忍住提了个要求,“我能不能给我哥留下个记号?我怕他以后回来找不到我会着急。”

 

“......随你。”

 

于是沈九便撒着欢子下去找个地方给岳七留下了记号和讯息,告诉他自己已经被一个高人所救,让他不用担心,然后就跑回沈清秋身边了。

 

 

 

“敢问高人叫什么名字?”

 

“......沈清秋。”

 

“真巧,我也姓沈,单字一个九。”

 

“嗯。”

 

“那我算是您的徒弟了吗?以后喊您师父如何?”

 

“可以。”

 

“师父,您说七哥......啊就是我哥哥,您说他会不会已经找到收留他的门派了呢?”

 

“会的。”

 

“您怎么知道?”

 

“......你对我说的有什么怀疑吗?”

 

“不敢不敢......”

 

......

 

一大一小的身影随着夜幕越拉越长,细碎的话语也渐渐消散在夜色里,月光幽幽,仿佛预示着新的开始。


————TBC————

一点碎碎念。

其实最开始是想写幼九的,结果脑补脑补着突然很想看大沈九带着小沈九的场景,沈九的一生有太多的遗憾和怨怼,人生一个大写的悲剧,也从来都没有人对他付诸过善意或者好的引导。岳清源固然是,可惜两人的误会一直都没解开,隔阂太深。所以就想着如果是让小九自己来改变和解开这一切会怎么样呢?......还有就是我很萌自攻自受我会说吗(*/ω╲*)!!!然而写完大纲之后发现七九的戏份意外地多,不由感叹一下七哥对小九来说真的很特别和重要啊_(:з」∠)_.........

 
评论
 
热度(8)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