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条咸鱼。
写东西纯靠爱,并经常看心情。【揍
 

【七柳九】柳巨巨的病人总是被同僚的岳师兄抢着顺毛

旧文搬运。

cp如标题,七柳九3P

现代AU,以前答应给容容的小九病弱梗及医生病人设定。

双沈双胞胎设定。

是个极其ooc的甜饼【。



 


“你到底吃不吃药?”

 

柳清歌还是往常那副冷死人不偿命的面瘫脸,但只要细心一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柳医生额上正冒着青筋,俨然是被人给气到了极致。而罪魁祸首却大爷似的坐躺在病床上,面对柳清歌的怒火没有丝毫动摇,还扭过头冷哼一声道:“不吃。”

 

显然是没把柳清歌给放在眼里。

 

很好——

 

柳清歌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他感觉自己的某根神经随着对方的拒绝一起崩断了。一向冷静自持的柳清歌在对上沈九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说沈九确实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病人,但柳清歌也是当了好些年的医生了,什么样的病人没碰过,相比之下沈九也就仅仅是不省心而已。可就是这仅仅的不省心一次又一次地打翻他的火药桶,比如现在。

 

“这可是你自己选的,沈九。”柳清歌咬牙切齿地说道。

 

本来扭过头不看人的沈九听到了这句话后顿时警惕起来,一双好看的眼睛也微微眯起,活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小野猫,只要对方一有什么动作就会伸出那尖利的小爪子来以作武器。

 

病房内的气氛已然紧绷到了极致,正当柳清歌准备主动出击打破这僵持的局面的时候,一名护士急匆匆地推开了病房门朝柳清歌喊道:“24床的病人伤口突发感染,请柳医生您赶紧过去一趟。”

 

闻言柳清歌也顾不得再跟沈九怄气,只能狠狠地瞪了人一眼后就跟着护士快步离开了。

 

“呼......”看着柳清歌离开后沈九也不由放松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对上柳清歌沈九内心的反叛因子就总是蠢蠢欲动,完全不想全然按照对方的吩咐做个乖乖听话的病人,尽管他知道柳清歌是为了自己好,可他就是不爽对方那副理所当然的面孔。

 

......虽然他讨厌吃药也是真的。

 

 

 

当岳清源走进病房的时候便看到沈九懒洋洋地抱着被子蜷在床上,脚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出床边晃动,显然是无聊得很。岳清源看了看放在床边那边明显没有动过的水,又看了下腕上的手表,就已经知道沈九又没有乖乖吃药了。岳清源有些无奈地笑着,然后走到病床便轻轻推了下沈九,柔声地说:“小九,该吃药了。”

 

“唔...七哥......”沈九小声嘟囔着,然后翻过身睁开眼对着岳清源,也不起身,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对方,仿佛在无声地抗议着什么。

 

面对这样的沈九岳清源心软地一塌糊涂,可药始终都是得吃的,所以岳清源只能尽量放柔了声音去哄人,把不情不愿的人从床上托起来后让他乖乖吃了药。

 

“小九真乖。”岳清源用拇指轻轻抚平着沈九那皱起的眉头,眼睛却不自主地瞟向沈九那被水润地微湿的唇瓣,看着它随主人的话语一张一合,弄得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七哥?”岳清源突然的安静让沈九有些奇怪,抬眼去看的时候只见对方的脸庞越凑越近,然后一把衔住了自己的嘴唇,细细地摩挲了一会后岳清源的舌头便钻了进来,沈九也自觉地合上眼,双手揽上岳清源的颈脖主动回应。

 

病房内一时安静下来,只是偶尔能听见“渍渍”的水声,暧昧不已。

 

“嗯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九有些无力地推搡了一下岳清源的肩膀,他快坚持不下去了,脸也因为缺氧而涨得通红。岳清源只好退出舌头,但嘴唇还是不舍地贴着,顺势把沈九溢出嘴边的津液一点一点地舔舐干净,末了才把人给放开。

 

因着刚才的深吻沈九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软,只能软绵绵地趴在岳清源的身上喘气,岳清源也乐意这么搂着人,手掌轻轻地抚摸着沈九的脊背,动作亲昵而又温柔。直到沈九药性发作,人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岳清源小心翼翼地把沈九抱回床上捻好被角的时候,才发现柳清歌已经回来了,只是倚在门边不说话。看到岳清源的视线转了过来柳清歌才不咸不淡地朝他打了个招呼:“岳师兄。”

 

在大学的时候岳清源就已经是柳清歌的学长,后来两人也先后进了同一家医院工作,加之柳清歌一直挺敬重岳清源这位师兄,所以称呼就没有改口过。

 

只不过刚刚那声招呼可听不出平日里的尊敬。

 

岳清源笑了笑,虽然他这个师弟什么也没说,但他知道对方心里是有些不悦于自己干涉他的病人的行为的,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多少有些不妥,不过清楚归清楚,岳清源可不打算改。

 

岳清源走过去拍拍柳清歌的肩膀:“师兄知道你是小九的主治医生,也不喜欢别人随便干涉。只不过小九不是别人,而且你的其他病人师兄什么时候多管闲事过?”说着顿了一下,再开口时语气里多了几分调侃和一丝无奈,“小九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他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你多让他一下不就行了。”

 

“我......!”柳清歌顿时有些气结,可没等他说些什么岳清源就已经笑着摆手离开了,徒留他一人在原地生闷气。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平时温和宽厚的岳师兄实际上是个有些强势腹黑的主呢?!

 

 

 

岳清源走了之后,病房再次安静了下来,柳清歌看着已经陷入熟睡的沈九又是生气又是无奈,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栽在沈九身上了,并且还总是拿对方没办法,每天都幼稚得像个小学生似的跟沈九对掐,院里都不知道多少人拿这个八卦来调侃柳清歌了,偏偏这还是事实,根本无法反驳。

 

“我怎么就看上你了......”柳清歌把手伸到沈九的脸蛋上,本想动手掐上几回的,可看着人那因为熟睡而显得温顺柔和的样子怎么也下不去手,顿了几分钟后,柳清歌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趴在了病床边叹了一声。

 

认栽吧。

 

柳清歌静静地盯着沈九那精致的眉眼一会,最后还是遵循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俯下身亲吻上了熟睡着的人。

 

 

 

晚上沈垣照例来探望自己的双生哥哥,看沈九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沈垣也放心了不少,兄弟二人便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聊着。

 

“代班还习惯吗?”沈九问。

 

沈九是C大里的研究生导师,最近正带着一个研究生班。只是他向来比较喜欢自个呆着安静地研究学术,但无奈学校三请四求地让他去带一群研究生,沈九耐不住烦,想着反正都是成年人也不用费太多精力便答应下来。只是他这一病之后也教不了人了,沈九也懒得跟学校申请病假,干脆就让沈垣去代替自己去教那群研究生了。

 

“还行,也就十几个学生,不难教,就是很多东西我也忘了,比如这些......”沈垣皱着眉拿出了一些资料递给沈九。其实沈九一开始让自己去代班沈垣是拒绝的,毕竟他不像沈九是专攻学术研究的,但沈九表示不用教些什么反正每年都要挂掉那么几个的时候他顿时就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然后就被一个叫洛冰河的即将挂掉的学生给缠上了。

 

沈九挑挑眉,想着阿垣cos自己cos得还挺敬业啊,然后就接过资料来给沈垣细致地讲解了一番。

 

只不过在未来的某一天,沈九得知自家弟弟被他的学生洛冰河给拱走了之后,对于自己当初提出的代班法子真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也终于知道那段时间沈垣经常跑来问自己问题是因为被人给缠上了,他一切的讲解最终都是便宜了洛冰河这头拱白菜的猪。

 

当然,那是后话了。

 

 

 

“咦?小九你脖子上怎么有个红印子?”说话间沈垣无意中瞥见了沈九脖子上有块地方红红的,便直接问了出来。

 

“是么?”沈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脖,“我午睡前好像没发现有啊?蚊子咬的?”

 

这时柳清歌刚好到病房里例行巡查,听到沈九的话后柳清歌不禁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却没想到和沈垣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柳清歌:“......”

 

沈垣:“......”

 

沈垣嘴角抽了抽,别以为他没看出柳清歌眼里的局促和那微红的耳朵!沈九脖子上的印子十有八九就是柳清歌弄上去的吧?!还是趁人睡着的时候偷偷亲的吧?!啊???!!!

 

这种纯情小处男似的行为......简直没眼看了......

 

沈垣内心的小人深深地扶额着。


————END————

 
评论(4)
 
热度(30)
© 绫琦|Powered by LOFTER